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隔世欢

一个襄王的番外,不打tag,他们和嬴稷白起都无关,只是我个人的一段梦话
曾有一世,他是当地一个富商的幼子,姐姐是家里养出来的,十里八乡有名的才女,那年他八岁,趴在床头,听姐姐轻声地读诗

人间自是有情痴,此恨无关风月


他那年只是勉强识得几个字,照理来说,这类情诗自是理应听不懂的


可一个八岁的孩子,听完这句话,怔怔地落下泪来,他捂着心口,告诉姐姐,这里,疼得慌

他自幼身子骨不好,家里人以为是又出了什么问题,给他请了大夫,查不出个所以然


没有人知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莫名的心疼是哪里来的


这孩子长大后子承父业,走过大江南北做生意,他喜欢山西,莫名的喜欢,可能是那里的酒好喝,可能是那里的秦腔好听,只是说不出的,喜欢

富商喜欢吃东西,可讨厌一道菜,那菜叫白起豆腐,吃完听人说了几句,吐得胆汁都出来了,眼泪被逼得止不住地流


有天他回到家里,听说当地有个樵夫从山崖落下,尸骨无存,他想了想那山用于商途着实不便利,便出钱修了路

做好事做到底,他出钱给那个樵夫建了个衣冠冢,听说那樵夫自幼家贫,没有来得及娶妻,特别喜欢一首来自北方的曲子,好像是牧羊女吹给负心情郎听的歌

樵夫的家人总想不通为什么,但是,这是这樵夫生前唯一喜欢的东西


他用自制的竹笛吹出那首曲子,唯一的曲子,听说,很好听

听说,那樵夫很讨厌听别人谈诗,乡里有一位秀才曾经在他面前吟诗,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樵夫听完,回家一夜没睡,第二天就觉得那酸秀才讨厌得很


富商想了想,索性好人做到底,在他坟前放了一只竹笛


他修通了商路,还能做当地的善人,何乐而不为

这是他们兜兜转转两千多年,隔得最近的一次相遇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