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剑【昭白昭】

他坐在那里,淡淡地看着回来复命的宫人,暮色已染上秦王宫的台阶,殿内的灯方将燃起,他最爱的杜若香袅袅地爬上秦王高不可攀的肩膀,进入鼻腔,不算浓,清清淡淡的一点,若有若无地让他渐渐放松。

他发呆了一会儿才发现其实自己不需要放松,放开手上一直握着的竹简,走到那宫人面前,轻轻地拿起那把剑。 秦王之剑,锋利无比,削铁如泥,才刚饮过人血,出鞘之声破空而出,圆润清凉,剑身铮铮作响,随即又归于平静。他不好刀剑,却也不得不为这把剑所陶醉,他仔细地看着这把剑,翻来覆去地看,每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看到他累了,倦了,才终于开口。

“他最后,说了什么。”

“回王上,武。。。白起说,他本就该死,长平40万人,他的确做的不够厚道。”

他还是低头看着那把剑,没有抬头看那宫人一眼,那些话他好像听到了,好像又没有,好久以后,那人才等到秦王又一句发言: “他是该死。”

秦王好像被自己这句话惊醒般抬头看了眼那个宫人,随即神色淡淡道:“做得很好,下去吧。”

“诺。”

秦王不再看剑,把它放在了它该放的架子上,眼神一扫后又愣住。

他终于找到了他想找的东西。

一点褐色的血迹就在剑柄内侧。

他想,那个人终于是死了。

他忽然莫名爆发出一阵辩不出哭笑的声音。

评论(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