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白婉君你不是人(白昭)

子夜无人,少年用他颤抖的手把那只盒子埋好,瑟缩着从燕地冬夜的冷风中站立起来,十字路口仍然是死寂的,他在心底嘲笑了自己的幼稚以后,转身慢慢回家走。

"在找人?"

一个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他被吓得差点拔出腰间的匕首,转头一看,一个男人站在路口,淡淡地看着他。那天正好是十五,月光打在那个人的身上,足够让他把那个人看的一清二楚。

身量很长,已是隆冬,却只穿着春秋的夹袄,显得整个人瘦长而又高挑,五官很端正,向他走过来的时候,步伐缓慢而又坚定,那个人站定在他面前时,嬴稷已然被吓出一身汗。

"你到底是什么?"他几乎是颤抖着问出这句话。


对面那个人抽出他本想拿来防身的匕首,仔细看了看,答非所问道:“要想对付我,这个可不够。”


随即又笑着反问道:“能把我召唤出来,还问我是什么?”


嬴稷强行让自己淡定下来,问道:“他们说,你可以实现我的愿望?”


“你想要什么?”


“让我母亲以后不要再受苦了。”


“人生在世,本就是受苦,你想怎么不受苦?”


“别像现在一样过得这么苦就好了。”


那人沉默了一下,说:“确定了不反悔?”


“确定!”


“知道下面要做什么吗?”


“嗯?”少年略带惊讶的眼睛在月光下亮得出奇,十字路口的魔鬼笑了笑,扶上了少年的后颈,接着低头吻下去。

收获到令人满意的挣扎和青涩,退出后他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少年的唇角,收了劲头,那少年挣开他,退出好几步,魔鬼没等他整理好情绪,就行了一个人间的礼“公子稷,有缘再见。”


少年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的身影就这样凭空消失在路口,除了自己唇边的湿润,什么都没留下。


————————————————


他翻墙回了住处,母亲已然睡下,一夜无眠,辗转到天方将亮起才睡。直到三天以后的那个早晨。


是被母亲给弄醒的,一把扯开他的被子,拿来下人手中的孝衣,“秦国来人了。”她顿了顿,又说道“接你回去做王。”


他穿好衣服出去,前来接他的将军向他行礼:“臣白起,见过芈王妃与公子稷。”


他看见那个人,被惊得险些叫出声来,他不是白起,那个几夜前出现在十字路口的男人,正毕恭毕敬地坐在他对面,以秦将白起的身份,除了他以外,没人发现。

评论(1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