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长丰警花记事8(周关 老关性转)

2008.7.13

“师傅,不是我说,就这小王八蛋,跑得还真他妈的快,要不是我在,就小王他们哥几个,还真不一定抓得住。”

周巡揪着嫌犯的领子,喘着气儿冲关宏峰笑,阳光下一对大白牙极其扎眼,关宏峰被那笑容闪地眯了眯眼,心情倒是好了不少,周巡从阳光下走进警局屋檐下,接过她手上拿着的水,拧开以后问她“来一口?”

关宏峰此时心情不错,挥手拒绝了他,“好了,剩下还有的忙的,才只是抓住他而已。”

周巡剧烈运动以后的白T半透明地搭在胸前,眨眼间大半瓶水都被吞下,汗湿的脖颈在上泛着水光,喉结迅速滚动着,等到终于捋顺了气儿,又开始嘚瑟“这不摆明了吗,证据都被咬死了,他还能翻天不成?要我看,这案子,就算是结了。”

“案子就这么结了?”

“那可不,有我师傅在,什么破不了?”

“那行,你就去拿他的口供,安抚被害人家属,后面的事我都不管了,结案报告你自己写,我正好后面有点事,就交给你了。”

“哎?”周巡顶着一头汗津津的乱发,愣了一会儿,把搭在眼前挡住视线的刘海往上一撸,朗声笑到“那也成,那您等会下班了请我吃顿麻小吧,最近老馋这口。”

她没想到这一出,抬眼嗔了他句“你这方面倒是见长。”

“呵,我厉害的地方了多着呢,我那是平时低调,要不啥时候给你露一手?”

关宏峰拿他没了办法,笑着摇头走了。

周巡挠了挠头,被后面的同事踹了一脚,“堵门口干嘛呢?还不干活去?”

他乐颠乐颠地跑去了审讯室,在进门之前,趁着没人的时候手舞足蹈一番,接着深吸一口气,以一个庄严肃穆嫉恶如仇的人民警察的表情,推开了门。

——————————————————

那天下班关宏峰被叫去顾局办公室谈话了许久,她发了条消息说改天吃麻小,于是周巡的麻小是在结案以后才吃上的,他那天忙的连着午饭都没吃上,坐到店里用牙起了瓶啤的就要往肚子里灌,关宏峰从洗手间回来正赶上他开酒,就把那酒截下,推了碗白米饭到他面前,“你要喝酒我不拦着你,吃完这碗再说。”

在关宏峰的威(mei)逼(se)之下,周巡虽然满不乐意,可也最终乖乖吃完了饭,他喜欢在夏夜的大排档吃麻小,那时候这家店还没有搬迁,也没有重新装修过,没有空调,只有摇着头的风扇送来几缕微风,汗液蒸发吸走的热度没有这天气赋予人们的多,他的黑色短袖很快就被浸透了汗,就像这店里的其他客人一样,冰镇的啤酒带来爽彻心扉的感觉,他呲呵着发出满意的喟叹,挥舞着手里的虾壳示意店家再来一盘。

关宏峰话少,就听着周巡剥着虾壳扯着闲话,从他小时候打架被老爹一顿猛揍,到他到警校的时候应届第一,听他说那一天连着打伤四个人的记录,关宏峰的表情没有变,眼睛却明显放松下来,一只手支着下巴看着他,长发扎成马尾,因为偏头的动作垂到她脸边,摇摇晃晃地挠在他心尖,一双眼睛很安静地看着自己,他甚至可以看见那双乌黑的眼瞳里那个小小的自己。

他几乎可以发誓那天的关宏峰是在笑的,嘴角上扬,店里灯光偏暗,打在她头上,整个人面部线条柔和温软,配合着大排档里吵闹的笑声和路上的车辆经过的声音,实在活色生香。

是她终于回归尘世的笑意,那样的熟悉,熨帖了他心脏的每一个角落,严丝合缝地把他包裹起来,安定到让他坚信不管未来发生什么,那笑容都会在,那笑容像是为他而生,是他跋涉追寻终于看到的光。

是他的光啊。

周巡酒足饭饱后提出要送她回家,关宏峰没拒绝,两个人晃晃悠悠地走在上,路灯把影子拉得很长,周巡刻意走慢了几步,伸了个懒腰把她的影子揽在怀中,心里的窃喜还没收起来,就听见关宏峰的声音。她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只是转头告诉他,用她平素的清淡语调告诉他“送到这里就好了。”

周巡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考虑没有说出“要不要请我去上面喝个咖啡坐一坐”这句话,缩着脖子说“那成,师傅,明儿个见啊”

“明天应该是见不到了。”

“明天你轮休?谁给你换的班?”

“我要调去隆达派出所,调令已经下来了,明天出发。”
他想他发怔的样子一定很明显,不然她怎么会皱着眉,努力地说出几句安抚他的话

“其实你现在的能力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我不在你正好可以锻炼一下,玲玲性子细腻,在你身边也可以帮衬着点你,还有。”她犹豫了一下以后再次开口“出任务的时候,只要有人持枪,就给我穿防弹衣。”

他看着那背影消失在楼道里,她家的窗户亮起了橘色的灯,楼层的声控灯因为回家的住户亮亮灭灭,他第五次目送一个住户走上楼梯后,掐了烟转身,他记忆力不错,却一直记不起不知道那一夜是怎么走回去的。

关宏峰第二天出门的时候看见那一地烟头的时候脚步顿了顿,随即叹了口气,弯腰把烟头用纸巾包住丢进了垃圾桶。

是雄鹰,便该有离巢的那天,他不属于任何人,他只应该是他自己的。

——————————
2016.3.19

武玲玲的酒量不好,被周巡他们几个灌得已经发晕,步伐飘忽,连呼吸都带着酒气,关宏峰找到她的时候,正赶上周巡带着几个哥们儿上蹿下跳地去灌桌。

“关老师,你来啦。”醉了的声音带着一些鼻音,有些可爱,她的面颊泛着红晕,眼神是迷离的,亮晶晶得很是漂亮,鲜活美好得像是梦一样。

是了,她发现了那是梦,于是那梦又开始变换,那泛着红晕的脸颊越来越红,最终变成了血色,那年轻躯体飞过天空,划出一道极其漂亮弧线,那双眼睛依旧看着自己的方向,忽然那张嘴咧开来,笑着说,“关老师,您来啦。”

她终于从那梦里挣扎着醒来,汗湿的睡裙贴着她的背后,一阵发凉。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