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孤独而又灿烂的人屠3(白昭)

那青年愣了愣,“您老人家一个半神还在这儿跟我合租,那也好不到哪里去吧?”
白起因那句老人家皱了皱眉,不过也懒得计较,侧身让他进门,领他到房间里,“这房算子是我的产业,你的房租还是交给王睿。”他随即转头问了句,“怎么称呼?”
“既然认识了就不说假名了,我们是没名字的,您老人家随意叫就行。”那青年露出一口白牙,笑嘻嘻地看着他,一对酒窝甜到腻人,乌溜溜的眼睛就这样看着他,简直可爱到不行,如果不是他手上那顶普通人都看不出的黑色礼帽,就连白起都可能会恍惚以为这是个刚进社会不久的年轻人。
见惯生死的人,不应如此。
那应该是什么样的?
鬼差大多由前世作恶的人担当,消除记忆,改变面容,干起这引魂渡人的活计,他见过的鬼差不算多,但大多是面目冷漠,死板无趣,他不喜欢那些鬼差的样子,却也觉得,面前这个,也太过不对了。
太过有生气了,因是夏日,穿一件印有爱因斯坦鬼脸的白T,下身是一条七分牛仔裤,简直随性到烂大街,像个还在校园的学生,但这并不影响那青年的惹眼。与时下的流行的精致不同,那青年的面部线条很是硬朗,不笑的时候应是很威严的长相,那双乌黑的眼睛生气勃勃地看着自己的时候,简直热闹得有些过分了。
这个鬼差有哪里不对,但是他没有深究——这个室友最多再能与他共享一段时间,接着离开,就算他们是不死的,可最终也都是路人。
“你也别叫我老人家老人家的。”
“成,那叫大哥吧,您总不至于像我一样没名字的,大哥叫什么,我以后就私下称呼一下?”
他皱了皱眉,看着面前那青年的笑脸,没有发作,只是依旧冷淡地看着对方,“换个称呼,别叫大哥。”
青年乐了:“名字不告诉我,什么也不让我叫,我以后就喂,嘿地叫你?”
“总之别叫大哥,何况,你现在还觉得,所谓名称有多重要?”他看着那张俊秀的,过分热情的脸,忽然有说不出的厌恶感,便匆匆走出了房间,回手给他带上门的时候,顺便补了句:“不要进我房间,以及,如果晚上你要带人回来,记得动静小点,我听力还算不错。”
为了省钱而住进这间合租公寓的鬼差眼睁睁地看着他的新室友关了门,愣了半天以后骂了句“我艹,什么玩意儿。”
接着转头就差点撞上身后的那个人。
“大哥算我求你,既然能玩瞬移你安什么门。”
“守守人间的规矩其实挺不错的。”
“那你就他妈的请记得进我房间要敲门,吓死我了。”
“照理来说,你应该不会吓死,刚才我说过,我的听力不错。”
“就你能耐,谁没这点本事了?小爷我还不至于带人回合租屋,我还怕你听了自卑呢。”
半神挑了挑眉,倒没说话,只是抬手把那鬼差摁在衣柜上,“那就不要带,我是有固定工作的人,不希望上班时间会很困,我对你就只有这个两要求,不要进我卧室,以及,晚上不要发出太大动静。”
当小鬼差还在震惊这么一个人居然还有固定工作时,半神已然放开了他,接着按人间的规矩,开门又关门,走出了新室友的卧室。
鬼差引魂渡人,总在人间游荡,但他们的法器并不能随时让人看不见他们,于是便索性在人间有了身份姓名——这其实一直让苦于户籍身份两千多年的长生之人十分眼热。
他们之间的交集刚开始不算很多,白起有工作,回家的时候鬼差就已经在房间里打游戏了,有时候也会夜不归宿,不过不知道是哪里的人去世了或者去哪里玩,早上白起出发的时候也大部分时间遇不到这个室友。
反正都知道对方底细,也不用搞那些虚头巴脑的人类手段,衣服裤子都可以用法术清洁,如果不是很馋,饭也可以不吃。
那一日白起刚准备收工回家,就看见他的室友带着那顶无身上衣服极其不搭的黑色礼帽走进后厨间,他差点想问他,你来干什么,随即便有了解释——他的助手忽然倒地不起,他混在惊慌失措的人群中,看着他带着明显不知所措的,新死去的灵魂一同离开。
小鬼差在临走之前,特别惊讶地问了句“哎?你还是主厨啊?”
等到白起送他去医院并且确认死亡最后可以回家已经是凌晨,他回家打开灯才发现鬼差已经在客厅等候多时,他坐在沙发上,仍带着那顶与衣服极其不搭的帽子,帽檐微微向下,遮住了那双平时充满活力的双眼,从白起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线条硬朗的下颌线,那鬼差听见他的声音,缓缓开了口:“他刚才说了有关于你的话,你要听吗?”
“我可以不听吗?”
“不可以。”他看见那鬼差站直身子,摘了帽子,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近到他甚至可以闻到对面那人身上极淡的香气。
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的气息,他初闻只觉得熟悉,却没多想,他俩身量相仿,他抬眼就看见那双乌黑的眸子,泛着他看不懂的光,盯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道“他说,你做的羊汤,非常好喝”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