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孤独而又灿烂的人屠5(白昭)

长生之人流离世间,不娶妻,不生子,不纳妾,却也不拒绝偶有的露水姻缘,也会随着几个友人寻欢, 那时他是个贩茶的商人,把手上的钱财全都拿来捧那武生——钱财于他从来都可有可无,便也挣了个风流的声名。


他尝过男人,不算偏好,他本就是无所禁忌的人,却也没有碰那武生半分,他总喜欢在武生收工以后,倚着梳妆台,看武生卸妆,他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他问道,可有字?



那武生转了转眼,说,“叫季生,没什么意思,就是家里老四。”


你姓赵,名则,字季生,生得一张与他一模一样的脸,身上有极淡的杜若香,然而通身气度却不及他半分。或者说,如果他没生在那帝王家,没那权谋政变,没那纵横捭阖,或许会生成你这样?


他抬手抚上武生才卸妆的脸,太像了,那武生浸淫这行当多年,什么没见过,轻轻退后一步,给他斟满酒“钱老爷,这便没意思了。”


他很难得的逾了矩,一把把武生拉到自己腿上,制住一双挣扎的手,折在他身后,武生也是练家子,却根本没办法抵挡,他用腾出空来的那只手捏住身前人的下巴,逼迫那张脸转向自己,那武生眼见到这份上,索性也破罐子破摔,放弃了挣扎。


两个人身高本就相仿,如今武生坐在他腿上,倒是高出他一截,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角度,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眼里都是那张脸,鼻尖都是极淡的杜若香。


乱了,都乱了。


秦王站在他身前,自上而下地勾起他的下巴,“将军,你我也是相识多年,出生入死过的人,不如跟寡人说句实话,魏冉如今这般,你可曾感到惋惜?”


他抬起头,看见那人的,也是这般的笑,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角度,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他颤抖着放开了怀里的人,那武生收拾了下衣裳,轻轻巧巧地站了起来,他才发现眼前的酒杯已经被打翻,桌上的几个小点心也已然凌乱。


他的胸口已经疼得坐不住了,只能打开门走出去,班主看这阵势,凑到他跟前,一个劲儿在那儿道歉,说什么这赵则就是这个臭脾气,之前也是这样,会好好管教的。


他愣了愣,转头问了句,以前也这样?


是啊,不过您也不必生气,我回去就往死里整他,给您出气,您也消消气儿,莫要因为这腌臜人跟自己过不去。


他皱了皱眉,从怀里摸出几张刚变出来的银票,看着班主都快掉出来了的眼睛,说,“那就除了戏台别让他见人。”


————————————————————


后厨有人猝死这事到底不好听,他在餐厅混了几天都没什么客人愿意来,后来就干脆也辞呈一交脱衣服走人。


他没有找下一份工作,才刚落地,又不想立刻再离开,就窝在家里,看看书,打打游戏,帮他的室友做饭。


他原本是拒绝干这个的,后来看在小鬼差咬着牙贡献出他收藏的绝版黑胶唱片才算同意。


除了那晚以外他的室友仍是那个阳光干净到过分的,甚至笑起来恨不得在脑门上大写傻黑甜几个字的鬼差。


白起没打算追究那天晚上他所说的意味着什么,也不愿意去追究,只忘记了那些,明面上两个人依旧没提这茬。


只是最近更让他头疼的是时不时就听见的,来自隔壁房间的咒骂。


他最近在撩的一个妹子沉迷一款乙女向恋爱游戏,所有的社交软件上都是白起老公白起老公之类的叫个不停,小鬼差一开手机一看到她发的微博朋友圈就悲从中来,想他堂堂一个身高一米八三,颜值爆表的阴间公务员居然沦落到要跟个漫画人争宠就十分难过。


“卧槽这白起什么鬼?就这娘不兮兮的孙子,还他妈老公?我可比他好看多了!”



鬼差第二天难得没事,一觉睡到中午,套了身衣服揉着脑袋拉开房门打算出去觅食,就看见他的半神室友已经做好了菜正等着他,他跟半神的约定只有晚饭,平时哭着喊着求他都不做,今天这是怎么了?



事若反常必有妖,接着就听见他的半神室友说,“你起的晚,先吃点东西垫胃。”


谁的胃还不是个摆设了,用得着这样说话吗,他在心里默默吐槽了句,不过身体倒是实诚,已经坐在了餐桌前,白灼虾,醋溜土豆丝,还有两个蟹黄包,配一碗羊汤,看原料应是把冰箱里能做的都拿出来做了,蟹黄包是对面的早餐店里他近期的最爱。


“那个,您最近,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就是有几个问题想问你,请你吃个早饭而已,不过分吧?”


“您老人家先问,我向来很尊重长辈的。”


“昨天晚上,你在那里说的,白起什么的,是怎么回事?”


“嗯?”他愣了片刻,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在吃的的分上,依旧把事情全部讲出来了,长年不用手机的老年人最终掏出了他尘封已久的智能手机,用颤抖的手指点进去,下了一个app,十分钟后,黑着脸把手机捏碎了。


“大佬,你是白起的粉丝吗,这么生气?”


“不是。”


“哦,我看你这么激动,还以为是他粉丝之类的来着。”


“我就是白起。”


“哦。嗯?!”

评论(9)

热度(41)

  1. 白武安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转载了此文字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梗到底是用上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