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霸道总裁和黑莲花的双向暗恋3(吕嬴)

夏子楚和嬴稷的绯闻很快就被嬴氏集团压了下去,原微博立刻被删除,律师方面联系的是嬴驷父亲嬴渠梁的爱人卫鞅,接到电话以后,连甚少笑的嬴渠梁都笑了许久,净说他们胡闹,叮嘱了几句以后注意就挂了


此时饭桌上跟心上人一同享受晚餐的嬴驷看着打电话处理事情的的几个人,忽然抬起头来问道:“你们不觉得,最大的问题在于,异儿你的吕总怎么办吗?”


嬴家小公子嬴异人提出想演戏的时候硬生生把以嬴渠梁为首的一众长辈吓的不轻,好在几个堂兄宠着,嬴荡的男朋友又是圈里有名的导演,想着总吃不了亏,也就由着他乱窜了。


既然要好好演戏,嬴家的名号自然是不能再用,于是随着娘的名字改叫夏子楚,刚毕业的时候就进组跟着甘茂磨砺演技,他虽是熟人,但毕竟资历浅,就算是甘茂有心提携,那也要一步一步来。


小演员遇见他的金主实在是偶然,嬴异人贪图资方美色干出这等被包养的人神共愤的戏码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但是后来的发展就让甘茂很难过了。


傍上金主爸爸的大腿以后,你这么财大气粗地带资进组就让我们不能理解了。


“他只说让我演男一就投资嘛,最后拍来赚的钱还不是在他手上?” 彼时已经从小配角变成小影帝的夏子楚很无辜地对甘茂买了个萌,一旁的嬴荡扶着额问道:“那所以说,你没告诉他海选男主只是个名号,《咸阳旧事》的男一本来就是内定的你?”


“你们又没有放出风声说是内定的我,避嫌也不是这个法子,我只是前几天随口说了句,甘导最近拿了个不错的新剧本,里面的男一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 “何况,带资进组做男一,听起来多有趣。”



很好,没毛病,你开心就好。


嬴荡在某天去探班甘茂的时候,看见同样来探班他家金丝雀的吕不韦,嬴荡默默地收起了顺便给嬴异人带的宵夜,绕开他们俩,去找甘茂求温暖,就看见,甘茂吃着小馄饨看着他,“吕总给所有工作人员都买了宵夜。”




好的嘛,够霸道总裁,没毛病



他顺手想打电话就把嬴稷叫出来解决多出来的宵夜,后来想了想,晚上打扰嬴稷很有可能就是跟白起过不去,又默默地把手机放了回去。


觉得自己好像被世界抛弃了的嬴荡无语问苍天,谁还不是个霸道总裁了?



餐桌上忙活着压绯闻的霸道总裁们听见嬴驷的问题,安静了一下,集体望向嬴异人的方向,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


吕不韦回到秦川市他们的公寓时,夏子楚还没起床,听见他的声音,扯开脸上的眼罩,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清醒过来,笑着对他说了句,“回来了啊。”



像他每一次外出归来一般,安静,不聒噪,温暖熨帖,他素来喜欢这样的人,却现在满是扎眼。


吕不韦欺身上前,把人压在身下,划着青年的颈部曲线,“狗仔那边居然劳烦卫鞅的工作室出面,嬴总面子就是大,你说是吧?”


身下人的那双眼睛清明了不少,还是笑,倒是颇有几分旖旎勾人的味道“事关嬴总,效率当然是高,不过主要还是白先生动作快。”



他想过夏子楚会跟他说什么,他想过关于这件事小演员的反应应该是什么,苦苦哀求的样子,或是费力辩解什么的样子,他想象不出来,但不应该是这样的,委实太从容了


嬴氏的确比他家大业大,但夏子楚不应该是眼红那些的人,何况嬴稷虽然爱玩了些,他和白起两人的感情甚笃也是公开的秘密,这次如果是传说中凶残无比的白起出面解决,并且对夏子楚一点敲打的意思都没有的话,倒也是好玩。




却还是赌气“怎么,我这小庙容不下你这大佛了?” 夏子楚倒是没反驳,将还能活动的手伸到他身前,解了吕不韦的领带“我跟嬴稷没什么。”



他平躺着,身下是他挑选的格纹床单,眼仍是干净的,泛着笑意的,纤尘不染的样子,他抬起头来轻轻吻了吕不韦的唇,接着又重新平躺回去,“你在吃醋吗?”



“你应该知道,如果这件事是真的,你会怎么样。”


“吕总莫不是要封杀我?”青年倒也并不慌乱,指尖从他刚吻过的地方开始乱移,顺便感叹一下,他的金主的确长得十分好看。


“然后让我在这行混不下去?”他的指尖还在移动,顺着唇线继续下移,划过下巴,顺着吕不韦硬挺的下颌线移动,流连至侧颈,最后手被人捉住,摁在床上,夏子楚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歪了歪头,挑着眉,笑着地问他“那要么,去码头装箱去?”(秦庄襄王:这是不要面子的吗?)


这个小演员最吸引他的,就是那双无论何时都是平视着自己的眼睛,哪怕他说想参演什么剧,想要什么,都是带着笑的,坦然而不卑微的,哪怕他们之间的存在着从属关系,夏子楚也毫不在意,哪怕他会刻意迎合吕不韦的喜好给他做一些事,但这就是他,哪怕告诉他,我需要钱,我想红,你是我的金主儿,那也,仅仅只是这样。



所以,如果,他要的东西,别人也能给呢?


他是我从果壳中捡到的小王子,也只能是我的。

他的小王子笑了笑:“好了,这么早回来,补个觉吧,后面有事吗?”


“下午要见个人。”


“那去洗个澡睡一会儿,一股子醋味。”


嬴异人推了推吕不韦的肩,“好了,我也要起了。” 他才坐起来,又被人拉进了怀里,“你还没说,你跟嬴稷的事。”


“我们没什么。”


“嬴稷不是混这个圈子的,你最好还是告诉我一下,他跟你,怎么认识的。”


“真话?”

“嗯。”

“唔,可能,有件小事瞒了你。”

“嗯?”


“夏子楚不是我本名。”

“嗯。”

“我没让小赵说,我身份证上的名字,叫嬴异人,嬴稷的嬴,我我爸说,我出生正值黄昏,那时的天仿佛是有人用血色染上的,我爷爷说,我逢异相而生,故名异人。”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