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莺莺燕燕2(修川/修显)

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
送给 @熙仔深井冰

【四】

张嫣值完夜班回到家里时,卧室的灯还点着,靳一川靠在床边发呆,空酒瓶散了一地,这个与她交往两年的男人花了很久才注意到这里有个人,他将注意力转到她身上,乌黑的眼珠转了转,努力地张嘴吐出一句话:“我们分手吧。”

接着靳一川的目光又涣散开来,幻象中是丁修骑在他身上,舔着飞燕的刀身,他说:“真香啊,你看,擦了再多次,这血味儿,也盖不住。”

那幻觉再次变换,成了丁修舔着嘴唇,俯下身再次扼住他的脖子,“你说,你找的那姑娘是不是也很润,像你一样润?”

幻觉里的他好像趁丁修没注意,屈膝顶开丁修的压制,接着他好像出拳打了他,然则拳头被稳稳接住,他自幼身子骨不好,丁白缨教给他的招式多以巧与快见长,他许久没练,拳法生疏无力,他全盛的时候勉强可与丁修一战,这出拳只能说是小猫抓痒,丁修仅用一只手就制住了他,另一只手抵着飞燕的刀刃贴着靳一川的颈动脉,仍是一脸得意地继续教育他道:“可别累着了呦,你看你,人都废了,刀倒是护得挺好,我还得费心看着你,不然伤了多不好,是吧?”

丁修走的时候是从大门走的,一件宽大的花衬衫配沙滩裤,两边的头发推得极短,中间的长发向后扎成小辫,按这人的骚包性格,估计还绑着几根颜色鲜艳的发绳,靳一川家没开灯,看不见他真是的衣服颜色,不过他还是可以想象

暗夜中的丁修忽然想到了什么,转了个身,对着卧室的方向,说了句“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

“你那点小秘密啊,我能吃一辈子”

【五】

梅莺和飞燕,曾是道上最有名的杀手,后来在一次政治洗牌中,丁白缨随着陆文昭落马,居然殉情而死,梅莺和飞燕也就此销声匿迹,那间咖啡馆再也开不下去,随着当年的人事,一同也消失不见。 丁修仍干着原来的行当,靳一川虽然远离了这行,却也有办法听到几句,以前他们除去交给丁白缨的的钱,还能剩不少,现在丁修单干,按他这性子,漫天要价也不是不可能,根本不至于贪图自己那点小钱。

他不过是,纯粹找自己不快罢了。

靳一川酒醒以后张嫣已经走了,他都忘了他们说了什么,只记得姑娘哭得梨花带雨,走前还不忘从药箱里找了给他的药,他忘了他吃了还是没吃,不过也并不在意。

靳一川揉了揉太阳穴,撑着身子站起来,把未接电话回拨给卢剑星,推说身体不适,好在没什么大事发生,卢剑星又早知他身体不好,只是关心了几句,没再多为难他。

靳一川步伐微乱地走到衣柜前,从抽屉的暗格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

【六】丁修在咖啡厅等人,结果一个半大孩子抱着他的腿,给了他一张卡,说是一个哥哥让他给这位叔叔的。

傻孩子,给了卡没说密码啊。

“哥哥说,叔叔你知道密码的。”

他肯定在哪里看着孩子把东西交到他手里为止,丁修拔腿就想去追人,却被孩子更用力的抱住腿:“叔叔,哥哥说了,你会给我钱的。”

“我不会,快松手,不然我打人了。”

那孩子听这一声吼,哭得极其大声,来往的路人看到一幕,纷纷投来了谴责的目光。

丁修气极反笑,这招玩得倒是高。

等到他能脱身了,早不见了靳一川,家里不用去也知道人不在,他点开手机,在沈炼的粉丝群里找到了一组探班的消息,接着马上去了沈炼的拍摄地点,找了个工作人员问靳一川在哪里,小靳好像上周开始就没来,要不我帮你问问?

“不用了,谢谢。”

沈炼准备下一场的时候就看到有一个流里流气的男人在找靳一川,他随即拍给了裴纶,对面秒回了句“放心。”

他想着裴纶此时也该是一副笑起来智商不高的胖橘样,心情倒是好了不少。

【七】裴纶带着靳一川把酒店周围的美食店几乎都横扫了一遍,最后靳一川看着他的体重计,十分严肃地指出,以后他们该运动了。

裴纶正拍的戏里有不少动作戏,他于是自信心极度爆表地提出要跟靳一川练练,靳一川一开始直接拒绝了他,后来在裴纶猫爪子一伸出时,直接扣手把他制在墙边,裴纶哎呦哎呦叫了几声以后反倒愈挫愈勇,把武指教的招数全用上,然而,靳一川怕闯祸,居然全程背着手,靠步法愣是没让裴纶碰着半分。

自尊心可以说是非常受打击了

靳一川忽然发现了这个让裴纶运动减肥的法子,于是提出天天陪着裴纶练练,裴纶在被虐到生无可恋的时候,给男朋友发了个消息:“你这助理我可是真的服,不是说他身体不好吗,怎么打起架来龙精虎猛的,我练过一个月武术速成的奇才怎么这么久还近不了他的身呢?”

沈炼思考了很久,最后说了句:“好好休息。”

得,看来他这练武奇才怕是假的,男朋友也是假的。

不过,刚才跟靳一川吃的那家店的蟹黄包,倒是真的好吃。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