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莺莺燕燕4(修川/修显)

为什么胖橘裴还出了场?因为我对阿拉雷爱得深沉
【十一】
裴纶的去而复返是他们谁都没想到的,客房服务敲门的时候,丁修到没多想,只往门眼里看了下,没见别人,就给阿姨开门,顺便嘀咕了句:“怎么这么慢。”

你从片场一接到酒店前台电话就赶过来试试,躲在一旁的裴纶用手拉开门,顶着还没卸的妆,对打开门的丁修抛出了一个看起来智商不是很高的胖橘笑,“哎呦不好意思又来打扰你们,一川昨天让我给他带点药,我早上就该给他的,我这黄鱼脑子,倒是忘得一干二净了,打扰兄弟了。”

旁边的保洁阿姨显然是裴纶的大龄迷妹,丁修看着那张笑起来人畜无害的大脸,以及阿姨满眼看女婿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裴纶看他的表情,立刻拎着阿姨手里的食物闪身进入房间。

丁修立刻关上了门,把保洁阿姨关在门外,裴纶此时已经冲上床前把靳一川口中的衣服扯开,靳一川的嘴一得到解脱立刻对着丁修的方向叫了声“放过他。”

“放过他?那谁来放过我”

“那就让我再跟他说几句话。”

“你这样子,跟人讲话,不怕我吃醋?”丁修扯过被子,把床上的人从头到脚全都遮住,遮住那些齿印吻痕和他吻千遍万遍都不够的身躯,靳一川长腿一蹬,把自己的头伸出来,丁修已经把裴纶提着后颈拎开床边,单手扼住脖子,按在墙边,力量上的绝对压制让裴纶根本无法反抗,靳一川急得又是一声尖叫“师兄,求你,别杀他。”

手铐带动床头柜的声音哗哗做响,丁修忽然觉得,这声音,好像刺耳了些,接着是丁显实在过于巧合的咳嗽声 裴纶随即感觉到手劲立刻小了不少,但丁修对他的绝对钳制依旧没有松开,僵着脸“这招你早用烂了,别以为能怎么样。”

房间里烦人的咳嗽越来越大声,接着,哇的一口,靳一川竟呕出一口血来。

丁修缓缓松开裴纶,定定地看着他的燕子,靳一川靠着床板,血液从唇角顺着他线条优美的颈项流下,极尽诱惑,好看得他都恨不得把裴纶一对招子挖出来。 此时他也正看着丁修,那双漂亮至极的眼睛里面有着满是挑衅的冷淡,开口的语气却是诚恳至极的,他对裴纶说道“裴兄,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那就好好的走出去,当这里你从来没有来过,大哥二哥那边,就说我是打算出去散心的。”

“不走。”

“裴兄,算我求你,以后,你和二哥好好在一起,今天就当没发生过,求你,快走。”

他收回了与丁修的角力,重新变成裴纶熟悉的靳一川,给了裴纶一个万分恳切地眼神,“他不会伤害我,裴兄,信我。”

裴纶看着靳一川的眼睛,再看着丁显的五味陈杂眼神,许久以后,终于调头离开。

【十二】

丁显从来对人命不甚在意,在这点上他甚至比他的师兄丁修还狠,他只把任务当做是老师布置的额外作业,所纠结的点一直在于飞燕跟他的默契程度还是不够高,或者怎样子杀人可以做到不让自己回去还要洗衣服。

他的命是丁修捡来的,丁修为了他的性命,不让他抽烟喝酒,跟着丁白缨习武是因为丁修觉得这样做可以强身健体,丁白缨认识的人多,丁显的肺病虽说不能根治,但是在药物作用下也得到了有效控制。

所以这个女人说要让他们偿还医药费的时候,丁修毫不犹豫地就点了头,而丁显仍是没有做声,看着丁白缨那张把狠辣藏地极好的清秀脸庞,忽然想到,果然,这才是目的所在。

他跟丁修都是被世界抛弃的孩子,丁修不甚在意这些,他倒是在意,所以丁修随心所欲,而他永远无法挣脱桎梏,他愿意去适应任何能给他安全的规则,有付出就有回报,有得必有舍,习武健体,可以保命,可以被丁白缨引荐去看最好的医生,给欺负他的大孩子糖,可以被保护,上课好好听课,或者装作好好听课,默不作声很好,老师说话的时候,用他最真诚的样子,点头答应,作业按时间,查不出错漏却也没有什么出彩的地方。

他是那种在人群中能被人记住模糊印象的人,却也只是个淡淡的影子,跟在丁修身边,坐在教室里面,在沈炼身边,他是不错,生得不错,话不多,人品不错,成绩够看,总有比他更出色的人,丁白缨曾经说过他才是最聪明的人,却也只受到丁修的一句嗤笑

丁修是他适应的第一个规则,他将他视为自己的私有物,丁显也视他为天,他的天大部分时候性格很好猜,满意了就大笑,看不得自己受一点委屈,爱吃,对力量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渴求,像是一只永远无法满足的兽。

靳一川有时会在某个恍惚中,想起丁显,想起一场场极尽销 魂的性 爱,想起那个冷漠的,没什么温度,极尽残忍嗜血的少年,带着残忍而又天真的笑意。他看见那个少年收起爪牙,雌伏在一个人身下,带着些许的期待,眼睛是亮晶晶的,试探着叫着,“师兄”

丁修在此时多数时候不会回他,只是按着他的腰进行下一轮的冲刺

丁修的占有欲不容任何人对丁显有任何的触碰,不许病,不许伤,不许喜欢别人,带着他的小师弟看黄片,说是给他的生日礼,送了一个极其妖艳的外围,却在关门以后,又冲进去把已经贴在丁显身上的女人扯开

“这也不知道有没有病,还是师兄好。”

于是丁显十七岁的礼物从那个外围变成了丁修

只是因为,他是他的啊

他属于他的天,然而没有人能拥有一片天

十七岁的丁显如是想到

【十二】

张嫣是不同的,她有纤细温软的腰肢,笑起来的时候带着温度,熨帖着他没什么温度的心脏,她的手是柔嫩白皙的,好看得一碰就碎,他甚至不敢用力触碰这个像羽毛一样轻盈的姑娘,她对他甚至都没有那些带着欲念的占有欲,干净纯粹地喜欢他。好到让他诚惶诚恐,不敢伸手去接,等到他终于鼓起勇气伸手去接了,又更不知道怎么对待。

她是被捧在掌中的春水,倒映着靳一川干净的脸庞和眼神,他低头去看那捧春水,看不见天空,却能见到他掌中,新生出的一片天地

那片天地里是丁显不熟悉的,是沈炼和卢剑星与他一同喝酒聊天时的笑,是张嫣去中医科专门找人做的清肺的香囊,是靳一川走在林荫道边,抬眼看见的,从叶间漏下的,跳动在自己眼前的日光

十七岁的丁显想象过没有丁修的日子,或许他会带着那份心思在某个角落里过完余生,或许是他们两个人死一个,他没法知道一个人失去了双手双脚,他仅有的那点灵魂信仰,五脏六腑,七情六欲,应该怎么过

如果靳一川还能见到十七岁的丁显,一定会告诉他,该怎么过

没有任何人离了谁活不下去的,过不过的好,有时根本不需要太多东西

后续....大概....可能没了?咳咳反正不要对我太有期待.....哪天脑子抽了想到了继续写也是有可能的......

评论(2)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