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莺莺燕燕6(修川/修显)

为什么越写越长还越来越ooc????
【十五】
“我想要一个新身份”少年的声线打断了丁白缨的话,女人愣了愣,接着用近乎肯定的语气说道:“丁修不知道”



少年的眼帘垂下,没听见那句话,接着轻轻开口重复着:“我想要一个新身份”声音轻得像是怕惊着了他们中间并不存在的第三个人



丁白缨沉默了许久,收起了她后面想说的所有话,“重新开始也好,这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她听见少年用颤抖的声线问自己,“你这样对陆文昭,值吗,师傅?”



丁白缨看着他,给了一个说不出是同情还是嘲讽的笑,“我毕竟不像你,这么聪明。”



少年走之前,向那个狠极了也柔软极了的女人,深深鞠了一个躬,“师傅,谢谢。”



【十六】
“你准备这样到什么时候?”他听见他怀里的燕子晃了晃手上的手铐,“我总要正常生活的,现在连洗个澡都不让了?”



“没什么,就忽然改主意了”肌肤相亲的感觉实在美好,怀里的肉体是温热鲜活的,丁修的脸埋在靳一川的颈窝蹭了蹭,贱兮兮地开口说道“师弟啊,再给我一百万”




“我真没钱了”



“卖屁股去?我看沈炼他的粉丝们挺想你出道的,试试?别说,师兄这几年也对你们圈子有点了解,有几个小明星,啧啧啧,论床上还是你最合我胃口”



靳一川听得一双能蹦跶的腿直往丁修身上踹,丁修早有防备,笑嘻嘻地接了招,顺带又在腿上狠狠摸了一把,调戏了一句,“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这条子是真的顺”




那是丁显的笑,丁修才发现丁显收起那一副乖巧的嘴脸时,面对人的样子,该是如何冷漠,那双乌黑的眼睛似有水光闪烁,还是勾起唇角,像是在嘲讽着丁修或者他自己,丁修听见他说,“然后呢?”




“然后你又要在我好不容易开始的生活中对我呼来喝去,你想做什么我就陪,陪你疯陪你犯罪甚至再陪你睡?师兄,阿显这一辈子,最感谢的就是你,可是,阿显玩不起了,你们不能,当阿显已经死了。”



他好像在忍耐什么,手攥着手铐进行着隐秘的自虐行为,想让自己更疼一些,清醒一些,可清醒过来又能怎么样,他想忍耐的,克制的,过了太久,甚至连发泄都无法酣畅淋漓,声音都是颤抖着的,却还带着放不开的隐忍克制,可他想说什么,他又能说什么




那个死去已久的,意难平的十七岁少年,好像又从他的肉体里生长起来,心脏的疼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他的天他的神随性妄为,他是无力抵抗的芸芸众生,没有人能够拒绝天,哪怕天地不仁,仍希冀祈求着那些风调雨顺,阳光万里,他匍匐着,把自己作为祭品,他拼了命,才能向上触碰苍茫天际,就这样便已经让人心满意足



可他,终究只是人啊



“既然知道,那就好好陪着我,你知道的,顺着我,更容易让我厌”丁修倒是笑了,他生得一张肉脸圆眼,笑起来的时候理应是可爱的,然则此时竟然有了森冷的狰狞意味



丁显忽然想到,最熟悉的人,果然不该做敌人,毕竟你所有的弱点他都了如指掌,你所有出的招,在他面前,全都无所遁形




【十七
丁修小时候看金庸,书上左右手同时执笔,一手画圆,一手画方,心无旁骛者,圆者浑圆方者边角分明,他折了3根树枝都没干成,就听见丁显在旁边也拿着树枝开始画,两手配合默契,竟然一次就完成了他费时费力也做不好的挑战



彼时的他看着身边的孩子,心口忽然有一块就凹陷下去,柔软下去,他的阿显,是这么剔透的人啊


恶与善,丑与美,肮脏与圣洁,从来都是一线之隔,莲之清美,始于最肮脏的深潭,因为他的剔透,所以饶是无情也动人,因为这剔透,所以这般无情,向来过于伤人



评论(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