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朋友们吃严关吗(无证之罪X白夜追凶)

瞎几把乱拉郎系列 @熙仔深井冰


严良的名字关宏峰在正式见到他前听过几次,不过比他更有名的是他的“对手”骆闻


骆闻是高亚楠读书时候的学校传奇,法医届赫赫有名的大佬,关宏峰在和高亚楠的法医室会听她说,我们曾经有个学长如何厉害,关于法医方面的论文他也看过不少,骆闻的的确确是独一份的优秀


关宏峰二十八岁那年遇上了一起跨省作案的连环杀人案,与绥河并案侦查,关宏峰看着拿来的案卷时,顺带暗自庆幸了一下终于有机会能和骆闻有所合作


然则没想到真正让他称得上意外的,是严良


关宏峰在集体开会开始之前接了个电话,正好错过了警员间互相介绍的阶段,案情分析的时候他又全程专注于案情没做多想,自然没有注意到瘫在沙发上的严良


严良是在骆闻发言以后说的话,挠着自己被躺乱的鸡窝头站起来,带着少年人还没褪的风发意气,挑着眉看向骆闻,半是挑衅地提出了一个天马行空至极的想法



全场哗然,关宏峰脑子略略一过,一句荒谬已不能骂出口,其他警员没见得好多少,他看见骆闻的嘴脸微不可闻地抽了一下,接着缓缓开口:“严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希望你有足够的证据支持”



那个被称为严良的年轻警员仍是笑,“在座各位都是老刑警了,这点大家心里想想,能说得过去吗?”




“我们是警察,应该用证据说话。”



严良听这句话显然很多次,笑了一下,理都没理,他指了指关宏峰,说:“哥们儿姓关是吧,等下我请你吃饭,警局边有个地儿不错。”



说完就抄起桌上的案卷滚犊子


在这之前关宏峰根本没见过严良,绥河那边的警员们大概是习惯了这人的疯,只是叹了口气对关宏峰他们说,:“不好意思这人就这样,让各位见笑了。”



会议结束以后关宏峰思考了一下还是赴约去了,严良缩着手揣在兜里,脖子也缩在他的夹克里,用下巴指了指菜单示意他点菜,“再来点酒,哥们儿可劲儿造,不把我造破产了那都算你没能耐。”




“你做东,你点,不过我不喝”


“那也成”严良立刻行云流水地报出一溜菜名,再向老板娘要了一蛊温好的土烧,关宏峰没忍住问了严良第一个问题:“为什么请我吃饭?”



“讨论案子呗。”


“为什么是我?”



“看你的警衔,不是谁家的公子哥儿就是真有本事的人,你这领带,大概就不是什么公子哥儿了,何况刚才我说话的时候,这桌里长丰的人就你认真思考了”



关宏峰转头谢过了上菜的老板娘,挑了一筷子菜吃下,腮帮子鼓鼓囊囊地咀嚼了一阵子,才继续开口“你的想法没有证据,站不住脚。”


“我请你吃饭可不是听你说这句的。” 关宏峰放下筷子,正色道:“我来吃饭,也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的。”



严良闻言笑了,把温好的酒一口闷了,发出一声满意的喟叹,“案发现场离这里路不远,等下我带你去。”



————————————————




严良平素待人接物都懒洋洋的,除了案子以外没有什么上心的,但谈到案子时,眼睛终于聚焦,有了神采,瘦削而又棱角分明的面孔配上那双聚焦了的,时刻思索着的凌厉眼瞳,像是终于锁定了猎物的兽



关宏峰彼时年轻,仍存了几分少年意气,对严良这一套天马行空的流氓思路虽说他不认可,但是不得不说在很多时候都起了一定借鉴作用,何况他还原犯罪现场的那一套实干理论,关宏峰日后都受用得很,再加上还有技术指导骆闻,这两个人搭班子,竟然一口气拿下了这个案子




配合得好了,两边都舒坦,关宏峰回长丰之前私下请了严良和骆闻一顿饭,骆闻要陪老婆女儿没去成,严良和关宏峰两个小光棍有一搭没一搭地吃着饭,关宏峰不是多话的人,严良对除了案子以外的事儿也不怎么上心,一顿饭吃下来零零散散除了以前办过的案子啥都没说

关宏峰生得清冷干净,少言寡语的性子,听见严良说起有趣的案子便不自觉地报以一笑,嘴角鼓起的肉肉的小丘微微翘起,如同严良仲春所见,冬雪终融,世间万物泛出暖意,重新活过来,那还带着婴儿肥的白净脸庞在灯光下没了平素的严肃,镇不住的稚气流露出来,倒是分外可爱


严良握着酒杯的手顿了顿,终于在关宏峰走的前一天,意识到技术队一个小姑娘不希望津港的小关警官走是为什么

他伸手举杯,碰了碰关宏峰的水杯,说,“兄弟,咱俩这也算是英雄惜英雄了吧?”


关宏峰愣了愣,把杯里的水一饮而尽,接着拿来严良的酒,倒了一小杯,再次和严良碰杯,一饮而尽



——————————————


严良沉了派出所后,虽说鸡毛蒜皮的事太多,但总比干刑警轻松些,他一直以为关宏峰与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再见的机会,然则他在派出所看到来保一个社会人出来的“关宏峰”时,惊得差点没叫出来。


社会他小关爷把烟送给眼前的民警同志,再向旁边坐着的小警花抛了个媚眼,就看见严良裹着大棉袄,踹着手从外面进来,他的社会人朋友缩着脖子,轻轻叫了声:“阎...阎王?”



社会他小关爷对这种穿着警服还自带东北那旮旯社会人气息的警察分外感兴趣,也递了根烟给严良,严良没收烟,只问他,“你和关宏峰什么关系?”


“呵,我现在说是他您信嘛?我是他如假包换的亲弟弟,你看这脸也能证明是不?”


严良扯着嘴角笑了,“你们哥俩还好性子不同,不然,搞混的可不少”

关宏宇立刻装作哥哥的样子,那冷淡严肃的神色抓了十成的像,降成哥哥沉稳持重的语速,“现在呢?”


严良愣了一下,随即与关宏宇一同笑了


笑着的严良想道,还好关宏宇笑了,不然他在那一瞬间的心慌意乱,根本无法隐藏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