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皇家戏精学院2

冠景彤是跟着来探班的曹二先生来的学校,彼时被经纪人兼母亲强行拉到这个根本没听说过,但是名字万分骚包的学校的黑红小花心情可谓是非常的不美丽了

心情不美丽的黑红小花一下车,就见到了大名鼎鼎的作家子桓先生

小花虽说文化课成绩不够,对文学方面也没什么造诣,然则子桓先生实在是太过出名,她向在眼前的子桓先生打了个招呼,对面的青年作家轻巧温柔的一笑:“冠小姐,真人比银幕上更为动人啊。”

子桓先生的出名除了在文学批判与诗文创作方面,还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可以秒杀一大片娱乐圈男星的颜值,前些日子的雨一直下到昨天夜里才停,她今日穿着白鞋,愈发在美男作家面前身形轻盈端庄袅娜,以免溅着水,她母亲在和子桓先生交谈的空隙间扭转头去,在牙缝中寄出一句继续保持,接着小花用她走红毯般的优雅步态走进了学校,并且忍住了看到“皇家戏剧学院”六个大字时的那个白眼

曹丕把那少女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继续回答经纪人兼母亲浅薄无知而又带着高傲的可笑言论,心里想着得让仲达到时候在回家路上多买点葡萄给自己压压惊,方向一拐直接把小花带进了朱棣老师的课堂,接着对小花的母亲继续报以亲切一笑,领着人去办入学手续了

冠景彤一进教室就看见了站得笔挺的陆枫和杨意涵,头顶着两碗水,十分痛苦地向她使眼色,冠景彤因被室内的装饰结构吸引所以没发现,这个名字洋气而又骚包的学校可倒是颇为有趣,博古架里拜放的东西多是古意盎然,她虽眼拙,倒也觉得这些东西不是什么可以随意得到的,室内的香炉是仿古的博山炉,熏着的香料杂糅着松柏与不知名的花,清冷中透着丝丝的甜味,一个高大挺拔的人影背光而立,听见她的声音也没转头,冠景彤看那背影,估摸着老师的年纪不会特别大,脆生生地叫了声:“老师,对不起啊,我来晚啦~”

冠景彤少时出道,起点够高,然则年少娇纵,吃着老本终有一日黔驴技穷,近来演技已经成为全网群嘲的对象,于是紧急被母亲叫停拉来磨砺演技,她正是最好的年纪,女孩有意撒娇,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想法,一副嫩得出水的好嗓子把这一声道歉叫得百转千回柔情万分 朱棣转了过来,阴着一张脸,打量了冠景彤半天,接着从博古架上拿了个盘子,取下陆枫和杨意涵头上的碗,各分了一点水,接着把冠景彤叫来

“欺...咳...师罔上,毫无悔过之意,再比他们多站半个小时。”朱棣的手稳稳当当地把盘子放在了她头上,退后一步,平视着流量小花的眼睛,冠景彤只觉得这老师的眼睛如同实质般盯着自己,一时之间竟不由自主地心头一寒,头一抖,差点就把盘子摔下来。

这时那老师稳住了发了话“这元青花比我岁数还大了不少,你再动下去,这几年的钱就全白挣了。”

她被迫平视着老师锁骨中间的浅窝,被整得火气上冒,“真的古董你就放在这里?谁知道是真的假的?”

“那你大可以去试。”这欠揍的老师摊了摊手示意她的进一步动作,黑红小花终于怂了,乖乖站着,表示现在就想办退学手续。

朱棣坐在他的沙发上看完了财经版早报,回了夫人的微信,看看时间差不多,把人放了,小花已经黑着脸哭丧着说,“我要去校长室投诉你!” 老师换了个舒适的姿势窝在沙发上,眼皮都没抬,由着她走,已经被收拾过的陆枫和杨意涵万分乖巧地围到他身边,问道:“老师,那,您刚才课上说的近身格斗术,可以教给我们了吗?”

黑红小花哭着去了校长办公室,正好碰上了脸色同样不怎么好的母亲从办公室出来,她哭着说,“妈妈,我要回家,我要退学!”

“你在这里好好学,到时候再说吧。”

母亲满脸尴尬地抱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儿,转头望向校长室里笑得一脸无辜的校长,最终还是心一狠,把姑娘推开 “我要发微博!这里的老师体罚我,还什么都不教我!”


她母亲赶忙把人带出去教育了一顿,明确告诉她自己回去就把她的微博密码改了,以后定期发自拍,她会转为代发微博,在校期间,她只需要专注学习就行了

学...学习?

她看见母亲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接着打电话让司机准备离开,不由地心生疑惑,校长办公室里坐着的男人看起来白白净净,人畜无害,远没有那个朱棣老师那样让人害怕,怎么能把她怼天怼地的母亲吓成这样?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