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讨厌(海王兄弟/年上)

  我还以为我开的出车?

@妄言_幻想

奥姆从来都讨厌他同母异父的混血哥哥。


  从他从侍从的耳朵里听见他总是闷闷不乐的母亲曾与陆地上的人类育有一子时,那时候他还太小,不懂得这意味着什么,懵懵懂懂地看着父亲用那铁一般的面容分开他与母亲,最后能记起的,不过也只有父亲的一句:“背叛是最可耻的,奥姆。”


  他那时并不知道所谓的背叛到底指的是什么,等到他终于懂得了这一切时,血统高贵纯正的小王子已经开始经受王族最好的教育,他的母亲作为太过典型的反面教材被钉在耻辱柱上,他不忠不洁的母亲与那个血统不纯的私生子哥哥也成为了父亲的心头大恨。


  奥姆看向那些抱怨着父母管教过于严厉的友人,恍惚之间想到,他应该很讨厌那个素未谋面的,与他流淌着一半相同血液的哥哥。


  他的确很讨厌他的哥哥,躲在礁石后的奥姆如是想到。


  他的私生子哥哥有着像一团海草一样杂乱无章的头发,一双黑金双色闪耀的眼瞳,傻得不行,却是亚特兰蒂斯人少见的阳光的颜色,亚瑟的皮肤是被阳光灼伤而留下的褐色,和他乱糟糟的发一般,野蛮生长,像人类的土壤一般无比污秽,他的动作像是三岁的婴儿一般毫无技巧,笨拙而又可笑。


  奥姆随着维科这个叛徒逃出亚特兰蒂斯,他告诉自己,下一秒,再看一秒,再看一秒就回去,告发这个叛徒,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叛徒的惩罚是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但维科这个叛徒却一做就做了近三十年,奥姆每次看到无故失踪的维科,就想到那个笨拙的傻大个,忽然觉得,他的确很讨厌自己这个同母异父的混血哥哥。


  亚特兰蒂斯人会在十五岁的时候分化出第二性别,奥姆那天特意逃出去,趴在岸边看他的兄长,毫无意外地,傻大个亚瑟是个alpha,冲动而又粗鄙的性别,每个月的发情期都需要用药物维持,否则就会像退化了的海沟国人一般四处求欢,没有分化的奥姆闻不出哥哥传说中的信息素味,但看维科回来时忍不住欢欣的表情,奥姆大概也能猜到那是充满攻击性的味道。


  那又如何,还不是一样的粗鄙无知。


  奥姆如愿以偿地分化成了冷静漠然的beta,闻不到信息素的味道,不受干扰,也不对情事有兴趣,对此他的父王略有不满,但奥姆足够强大到击败一众alpha,还没有alpha们无法控制兽性的本能,做一个成功的王,迎娶一个公主,虽然他的未婚妻是个美艳的alpha,但倒也不错。


  他的未婚妻高贵强大而又聪慧妩媚,奥姆在订婚仪式上看着红发盛装的湄拉,忽然想到,他未来的alpha,好像不应该是这样的。


  但至于到底有哪里不一样,奥姆却又根本说不上来了,订婚仪式上湄拉象征性地亲吻了奥姆后颈无用的腺体,奥姆很不自觉地往后退了退,像是要躲开什么,后来想了想,他又有什么可以躲的呢?


  订了婚的奥姆依旧有一个讨厌的混血哥哥,这里的讨厌来源于一个陌生的alpha,订婚仪式上的奥姆恍恍惚惚地想到了阳光和泥土的颜色,眼前湄拉艳丽的红发打断了他的幻想,奥姆看着他的未婚妻,忽然想到,自己的确讨厌极了亚瑟。


  他的确讨厌极了亚瑟。


  在他的兄长仰着那张什么都不懂还嚣张万分的脸在他面前叫嚣时,那股愚蠢冲动至极的alpha味儿简直传得整个亚特兰蒂斯都是,湄拉说他是白痴,这点的确没错,他不仅是白痴,而且自大无用,不过只是又一个笑柄,再次证明了混血种的无用。


  他讨厌他那样的自信与自大,他讨厌亚瑟即便被自己打败了也有人爱戴,有人类父亲的娇宠,有母亲为他付出生命,有湄拉愿意为他背叛一切,而奥姆只能拼尽全力地往上爬,往上爬,爬上一个又一个的高峰,最后被人背叛一切。


  所以他讨厌亚瑟,一直。


  亚瑟更让人讨厌的,还是那让人信以为真的虚情假意,“当我知道我有一个弟弟时,我想要去看看他。”,奥姆听得几乎快要笑出眼泪来,没有人看他,他也不会觉得那个笨拙无用的傻大个真的能够想到去看一眼自己,骗子就是骗子,人类都是无耻的骗子,他们破坏一切毁灭一切,就像他混血的兄长,让他失去母亲,甚至失去皇位,失去一切的一切,还要恬不知耻地过来动摇已经身处囚室的自己。


  他们不应该是兄弟,他们是仇敌,是政敌,奥姆是他的阶下囚,他不应当……


  奥姆看着和水墙外与不知何处来的鱼虾着打招呼的七海之王,长长地叹了口气,又摆出了高贵的纯血贵族该有的姿态,目不斜视地看向远方,那是他曾经最想征服的陆地。


  几秒之后,七海之王踏入了这间小小的囚室,奥姆感到兄长毫无遮拦的,几乎像是实质化的眼光长久地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但谁都没有说话,他依旧固执地看着远方,许久以后,他才听见七海之王说了一句:“你是想要,上岸看看吗?”


  


评论(3)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