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可能是个社会人4(牧春)

“春田君,麻烦请把我桌面上的春季财务报告拷一下,谢谢。”


黑泽武藏把u盘交给春田创一的时候,春田还沉浸在自己捡回家了一个比母亲还会打理家务的室友的喜悦,他很是不专业地应了下来,还带着一丝上扬的尾音



黑泽武藏差一点就被这尾音和心上人极为灿烂的笑颜撩得手捂心脏放声尖叫,好在他还有的几分理智提醒他咳嗽了几声,接着转过头去和其他下属说话,牧凌太新来不久,只说是从大城市来的,上面提过几嘴却也没多谈,春田创一走了以后他观察这个新来的下属,很俊秀的容颜,肤色白皙细腻,一双大而过分漂亮的眼睛被细碎的刘海遮住,唇红齿白,一派春光,正是风月场里最受欢迎的类型,如果忽略掉那双过分好看的眼睛里的那份狠劲的话



真是年轻啊



他随即想到当年的春田,没有那样的漂亮,也没有如此的狠劲,满满的是他触而不得的阳光和生气,存在即是最大的美好





从来不是自己喜欢的样子他都有,而从来都是,他所有的样子,都已经足够让自己喜欢了

陷入恋爱的黑泽先生想到了这句酸到不行的话,美滋滋地想把它加到自己的推特小号上,配图就用昨天他拍下的河边春田

他的打着电话进办公室的时候正赶上春田创一从里面出来,活像一只受惊的兔子地窜出来,看到自己以后哆嗦着打了个招呼,上一次看到他这幅样子还是武川临时缺人把他带进风月场时出来的情况,一身的口红印,衣衫不整地出来,还见了人就躲,实在可爱



于是他看着这只灰兔子飞似的窜进了洗手间,心情大好,快步走向办公桌前,忽然一愣 自己十年以来的偷拍图片文件夹和他放着的报告都是春字打头


这只蠢兔子,是发现了什么吗


——————————————————————



春田创一从打开那个春字开头的文档开始,眼睛就瞎了一半,顺带着整个大脑都当机了,机械性地做完工作就在自己的位置上发呆,等到他的新室友结束事情以后准备回家,春田创一才被人提着领子从位置上拉起来




他挣开那只明显没有尊敬前辈意味的爪子,回过神来凶了牧凌太几句,然则场子没找回来,还被人报的一系列菜名给说得瞬间没了脾气



这年头,会做菜的才是大爷



会做菜的大爷领着他轻车熟路地去买了菜,今日事少,干脆也就去附近超市顺便买了点日用品,“话说,阿牧,你真的好人妻啊”



“人妻?!”被夸的人很不给面子地甩了他一个白眼,“是前辈你的生活太不能自理了!”


他看着购物车里满满的东西,没了顶嘴的勇气,扒着车扶手就笑“那我正好可以衬托你嘛,哎,阿牧,你以后有一天结婚了的话,夫人应该会很幸福吧?”




“我不会结婚的,前辈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连洗手液和洗衣液都分不清”青年漂亮的眼被下垂的睫毛挡住,春田比他高,从上而下的视线正好被睫毛挡住,于是低下头去凑近正在研究哪个纸巾更实惠的后辈,得到一个并不算好态度的眼神



“你长的这么好看,还这么能干,我们的职业虽然吓人了点,但是,不要这样放弃嘛,附近的姑娘们我都认识,你喜欢什么样的,我说不定能给你介绍呢!”



青年的眼睑不自觉地抖了抖,快到春田都误以为是自己眼花,他的新室友想来是真的生气了,把纸巾往购物车里一丢,头也不回地就走了,留下一句“前辈你管好自己就行了”和在走廊上满脸懵逼的春田创一



在超市的不愉快很快就被晚餐时某个人夸张的难听尖叫给冲散,牧凌太一直很怀疑桌对面的那个人是不是会坐在桌前一蹦就能冲上天花板,他快乐到根本没法掩盖的笑容实在很丑,丑到连自己都被这笑容逗笑,腮帮子里塞满了食物还要捂着嘴和自己讲话,哼哼唧唧地听不大真切,却着实让厨师为这份热情所感动



然而这感动只持续到饭后某个人提出刷碗却把盘子摔碎为止



牧凌太看着这个做错事只能傻笑的人,实在感觉脑壳疼




他于是就把人推进浴室,“你还是去洗澡吧,这个我总不用帮你”



“啊,那真是麻烦阿牧了”



“快去吧,碍着我收拾了” 春田创一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牧凌太再一次,脑壳疼得想杀人



他现在就恨不得搬出这个直男的公寓,立刻找个志趣相投的男人赶快解决一下现在的燎原之火




大概是因为室友是男性,春田创一洗完澡穿着条裤衩就出来乱晃,牧凌太作为一个百掰不直的纯钙,很可耻地邪火乱窜



错不在他,只在于那劲瘦匀长的双腿线条实在过于好看,从湿润的发梢滴落的水滴从滚动的喉珠,沟壑起伏的胸肌,分明的腹肌线条一路落到低腰裤衩的边缘,最终被吸收干净,只留下一道暧昧不明的水渍



牧凌太咽了口口水,手中不自觉地一用力,指尖被碎碗划破,痛觉使他清醒过来,但马上就陷入了更大的诱惑




春田发现了伤口,毫不犹豫地吮住了他的指尖止血



因是弯着腰,牧凌太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室友肌肉流畅的裸背,指尖被温润湿热的口腔包围,目前的场景实在过于挑战这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人,好在创口并不大,这场酷刑终于结束



他的直男室友蹲在自己身前,一手握着自己的伤手,一边满脸忐忑地问道“阿牧,我有个问题,一直很想问你”


“你说”他平复了下心情,努力不去看那些让他心烦意乱的画面,谁知道直男室友的下一句话只能更加让他受惊


“男人会喜欢男人吗”

评论(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