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牧春/日向伊武)

史密斯夫妇au,当然不是送给 @闲敲棋子落灯花
送给超可爱的沙雕画手@Riko_twiggy

春田创一这次回来,和最近许许多多的夜里一样晚,洗完澡后还带着些发梢的湿漉就爬上床钻进了他的怀抱,牧凌太被他的动作弄醒,那湿漉漉的脑袋显然让他这个半强迫症的洁癖患者无法接受,于是把怀里的人推搡到浴室“吹干了头发再上床。”

今天是牧凌太和他丈夫春田创一结婚七年的纪念日,显然这位神经大条的前钢铁直男根本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春田创一吹着头发的时候牧凌太靠在浴室门边,揉着太阳穴看着自己的丈夫


作为杀手组织达摩一家的老大日向纪久来说,恕他直言,春田创一这样的,敢给他气受,他能够一个打十个,然而房地产公司的小职员牧凌太只能揉着太阳穴听着晚归的丈夫一个劲儿在那里说见委托人的时候如何难缠,地点如何偏,灯光还暗,以至于他在找到车前还摔了一大跤,路线也太远,他七拐八弯还走了不少远路,实属无意晚归



春田创一说完差不多也彻底把头发吹干,走到床前把睡衣解下来,露出背后的淤青,趴在床上让牧凌太给他上药




作为一个司法代书人,牧凌太永远都无法弄明白春田创一这一身从来不去健身房,顿顿被他喂得胡吃海喝还能保持住的腱子肉是从哪里来的,除了跑业务,他一天最大的运动量也就是在两个人夜间活动的时刻





他露出的背部线条紧致美好,甚至还有前些日子自己留下的牙印和吻痕,淤青不算大,他简单擦了一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吐槽:哪怕有再好的身材再漂亮的腱子肉,这人的大小脑简直不平衡到了一种让杀手日向纪久都不用任何武器任何动作就能弄死的境界





春田创一毕竟是一个去幼儿园接外甥女花梨都能被孩子撞到倒地不起的神奇生物,有时候不知哪里磕着碰也是家常便饭,最奇葩的一次,都不用人撞,走着走着就跌在一个没盖好井盖板的下水道里去,直接摔得住院三个月才能勉强出院 “阿牧,明天周六,我要好好睡一觉,好累呀,你明天早饭就不用给我做了”





牧凌太低低应了一声,想了想餐厅里庆祝七周年的蛋糕还没扔,给春田做的那一份菜也没动过,到明天早晨他干脆热一热,也不用再费心思,上完药他就把那人的睡衣拉上去,“睡吧”





他关灯上床,他的丈夫很自然的把自己送进他怀里,就像七年以来他们度过的那么多夜晚,熟悉到不需要排练,仿佛只是左手牵右手一般稀松平常,连最开始蓬勃的欲念都不复存在,牧凌太想着那个蛋糕,想着明年可以不用定了




他看着衣物娄里那套不是春田早晨穿出去的那套西装,忽然在心里接了一句话



如果他们还有明年的话



——————————————————————



春田创一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他的丈夫牧凌太早就不见踪影,床头留了一张纸条,说是临时要加班,冰箱里有做好的咖喱饭,他起来热一热就能吃

昨天刚完成一起刺杀任务的秋多书组头号杀手伊武努此时还有些酸疼,昨天目标挣扎的时候把自己狠狠地砸在墙上,如果不是自己出刀的速度够快,实在有些悬



割喉很是方便快捷,但是清洗特别费劲,亏他早就备好了一模一样的一身西装,把溅上的血洗干净了再换衣服离开实在机智无比


秋多书组的各位在知道他们传说中的嫂子其实是个除了好看一无是处的男人时,实在表情不可谓不好看,然而大哥明令禁止组里任何人和这位“大嫂”有所交流,护“妻”之心溢于言表,也没人敢再和自己过不去



司法代书人春田创一和不动产公司的牧凌太相识是在一次联谊,伊武努心狠手辣荤素不忌,该干的不该干的什么都尝过,春田创一则不一样,他那日起了性子去参加联谊,结果根本分不清对面到底是空姐还是服装公司设计师,吃了个哑巴亏后也干脆闭嘴不谈



反正也没什么看上的,凑个热闹体验体验生活也算不错 他当时旁边的小青年正是还没出柜的牧凌太,五官惹眼精巧,漂亮得像个娃娃一样吸引了姑娘们的注意力



他把伊武努的眼光收在那双智能眼镜和挡住部分视线的细碎刘海后面,打量着男男女女的交流场景,倒是没想到,现在的小女孩居然已经不爱大哥这款,反而去喜欢吉娃娃了



管他呢,喝点酒吃点东西也行,还不如等下去欢场,把那些个天天夸他帅的女人好好教育一顿



他身边的小青年好像看出他的无聊,与他碰了个杯,轻轻地咬了咬耳朵,说道:“很无聊,是吧?”



他给了这个识相的小青年一个所见略同的眼神,于是两位英雄一拍即合地找机会退出了这个场合,找了家餐馆喝了第二轮


联谊的时候他听着那些穿着规矩言语更规矩的女人实在吃不下东西,随意点了些东西填肚子就开始和对面的人聊天,他们聊得不知为何,意外的合拍,他好在生来嘴就严,喝多了也只会大着舌头腿脚发颤,牧凌太实在听不清他报的地址在哪里,就干脆扛着人去了自己家



没想到把人放沙发上就好,毫无非分之想的好青年牧凌太实在有些切开黑,在春田创一拉住自己,含糊地说想要巨ru萝莉的时候,看似无害的三好青年居然抱着怀里的人,像是哄似的轻轻问道“那,巨gen可以吗?”




他当时看着那双水光莹润的大眼,竟然说不出一个“不好”



回忆到后面其实不算好,再好看的丈夫也无法在七年以后还觉得惊艳,实际上他自己都没发现他已经习惯用“这人没阿牧好看”“这人眼睛真小,还没阿牧漂亮”这一套标准去衡量别人,就像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就已经离糙老爷们儿东西乱扔房间乱如猪窝的年代say goodbye很久了一样

再好看的皮囊终究会被习惯,消失在那些琐碎的唠叨啰嗦,让他挠破脑袋都无法理解的敏感中


他不能用武力解决这些问题,哪怕牧凌太潜在的抖s倾向爆发出来甚至还会家暴他,他也时刻提醒自己,伊武努是个咬定目标就不松手的疯狗杀手,不是什么劳什子打手,为这些事情杀人根本不值得——房产公司的职员拼死拼活挣得也只有那么一点点



他起来简单洗漱以后打开冰箱,不出意外的找到了的咖喱饭

好极了,又是咖喱饭

千篇一律的咖喱饭

评论(28)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