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3(牧春/日向伊武)

和春田创一结婚的七年的时间里,除开他作为钢铁弯男特别粗犷的神经和莫名的特别弱鸡以外,日向纪久对这个丈夫还算满意



他喜欢春田创一叫他名字时就像撒娇的音调,有求于他便故意拖长尾音,被他做得狠了便带着哭腔求他慢点,略哑的嗓子也甜得要腻出水来,只能激发他的施虐欲,偏生得一副柔韧性极好的身子,怎么施展都可以——现在日向纪久倒是完全知道这是怎么来的




伊武努扣下扳机的那一刻手在抖,很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颤抖着看向自己,他们都没开灯,路灯幽幽的光照进房内,带来些微的光亮,日向纪久看到他在颤抖,不过随即镇静下来,沉着冷静,素质极高,倒是不错




那点细微的光照着面前的人,光影交替,他看得不甚分明,不过他也不需要看,春田创一安静下来的时候,甚至可以说得上轮廓清爽俊秀,按事务所舞香的话来说,他的丈夫可以算是现在女孩最喜欢的标准盐系男,很喜欢笑,笑起来眉宇舒展,有时夸张到像个漫画人物一般褶子满脸还要到处乱跳乱窜,烂好人,没什么骨气,软得谁都能欺负一把,被那个书呆子女下属骂到不敢反驳,甚至连花梨都有时会人小鬼大地说他两句,面对他时倒是欠揍得很,衣服不论深浅色就放一起洗,被骂了还哼哼唧唧地把衣服往自己身上扔,和自己丈夫走路上还忍不住回头看那些身着清凉的姑娘




特别喜欢吃,做饭的时候就窜进厨房里,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偷食被打手了就抱着自己的腰死命撒娇,袜子乱丢,懒得要死,生活不能自理似的什么事都让他做,被怼了还丝毫不知悔改,欠揍得要死,一定要被床上教育了才好像知错了一样学着求饶




春田创一没什么过人之处,但实在活色生香,温暖熨帖到他能把心中那些黑暗复仇都暂时放一放,揉揉怀里的大型柴犬,做几道用左右京练手的菜,黑暗中踽踽独行的孤狼终入尘世,拥抱的时候,那些鲜血,利爪,獠牙都被收起,露出一块适合拥抱的柔软皮肤,迎接那些笑容亲吻,那些让人情不自禁扬起嘴角的傻气话语



可他把胸腹交予,从来不是为了在这样的时候被人再开一枪的


刚才想要杀他的男人没有趁他愣神时动手,两个人在一片狼藉的家中静默着对望,日向纪久没骨头似的靠在门边,把那些子弹一颗颗扔在地上,金属撞击地板发出的声音让空荡死寂的房间有了那么一点响动 “伊朗那件事,让你们老大来和我谈,现在,趁我心情好,活着滚出去”



伊武努没有动


日向纪久摸了摸脖子,在心里数了5下,伊武努还是没有动,耐心被耗尽,日向纪久冲上去就是当胸一踹,伊武努还是没有反抗,像只不知哪里来的死狗一样被踹在地上,接着再爬起来,还是看着他,颤抖着嘴唇,像是怕惊着第三个人一样地轻轻唤了声“阿牧”



日向纪久看着那死样心里更烦,拖着人的领口就往外送,接着一气呵成地开门,打包扔出去



他第一次觉得这房子买得是在太小,不论怎么腾挪闪避都有躲不开的回忆,日向纪久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拿起了电话,走向卧室收拾行李


他其实明明没什么需要带走的,达摩的总部什么都有,想要住多久都够,行李本就可有可无,可他好像也没了什么夺门而出的道理



屋子里太静了,静到他根本就能听见楼道里的脚步声

伊武努没有走

他一定像个傻子一样,僵在那里,不知道脑子里都是些什么


管他呢,日向纪久摸了摸脖子,翻身从窗台爬下,大摇大摆地给左京打了个电话,牧凌太这层皮,玩了这么多年,是时候该扒了

评论(23)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