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4(牧春/日向伊武)

伊武努看见楼下强光闪过,像是左京的声音喊了声“老大”他忙冲到阳台上去看,日向纪久接过那件达摩一家骚包至极的红色外套,只是虚虚披上,没套袖子,踩上跑车的车前盖,做了个标准的日向瘫,一脚曲起,手支在膝盖上,转头和手下说了几句,随即车转了向,扬长而去





他听过日向纪久的传闻,极度嚣张极度自负,咬住目标就从不松口,牧凌太也喜欢红衣,却从不张扬,灼灼艳色倒更显肤白俊秀,没有日向纪久匆匆一瞥那般气势凌人,牧凌太的脸在的车灯照亮下轮廓鲜明亮眼,传说中的左右京二兄弟毕恭毕敬地站在他身边,那件印有达摩字样的红色外套把属于春田创一的牧凌太掩得了无踪迹,就剩下那个坐在车前盖上扬长而去的身影


他的牧凌太,已经死在了伊武努开枪的那一刻




他的职业素养让他在扣下扳机的那一刻预判到日向纪久的各种模样,开枪的位置不算要害,脏器受损,救护车叫的及时便不碍事,何况达摩一家向来以土豪祭司出名,他们足够再缠斗一段时间,像真正你死我活的对手一般,打到流尽最后一滴血为止才分出胜负




可他做不到




他开枪的时候手在抖,那对他看到几乎都要厌倦的眼就这样笑着看他,哪怕在暗夜里也亮的出奇,他在两千多个夜里醒来看见的是这双眼,在数以万计的吻里抬眼看见的是这双眼,从说不出多少次的情潮翻滚中望向的还是这双眼,像是扒皮蚀骨般看向自己,让他赤裸无助,像是一丝不挂地袒露一切,一切伪装消失殆尽,伊武努像个做错的孩子一样被他自己推开,日向纪久摸出一排子弹,嘲笑他技不如人,更嘲笑他们毫无意义的七年——他大可以杀了自己




春田创一怕牧凌太疼,连阿牧做菜时切了手指都要心疼得快要哭出来,那个漂亮的小青年会皱着眉嫌弃自己婆婆妈妈,接着因为受不住自己吮手指的挑逗而直接推自己上床;他看不得牧凌太病,偶有感冒都急得上蹿下跳,用网上的教程学做些最简单的粥还要被人说笨手笨脚,可他还是开了枪,在无人陪伴的夜晚里牧凌太的各种死法如影随形地出现在他眼前,挥不散逃不开,只剩下左胸腔刀刮火烧般的疼痛提醒着他曾被欺骗,曾经爱过,曾经愤怒无助的那毫无意义的七年



他们还有没走完的一生一世,还有没看到的白发苍苍,还有没来得及去的名山大川





可我杀了他,伊武努看着那扬长而去的跑车尾灯,到底是追不上了



—————————————————————



“牧叔叔被你弄丢了吗”花梨露出了一副嫌弃的表情看着他“是不是舅舅你又东西惹他生气了啊”




“算是吧,不过明明他也骗了我”



伊武努被说得不好意思,梗着脖子要找回些场子,哪怕这些东西都实在无用




花梨很无奈地看着自家舅舅耷拉着的柴犬脑袋,“牧叔叔很喜欢你的,你可以去哄他,他一定会回来的”




“他不会的”我杀了他




“舅舅你都没试过怎么知道这不会?我哪怕犯了再多的错,我都知道妈妈还是会爱我的”花梨装得一派老成,用那双极小极软的手拉起他的手,说“向-牧叔叔道歉吧,他会原谅你的”



他不会原谅我的



手机一响,五十铃又给他发了消息,说是给他的住处已经打理好了,可以直接入住,下面是一串地址和藏钥匙的地方




他替姐姐接花梨的时候,小姑娘又开始问东问西,从他根本没法好好打理的西装开始数落他,接着以她最近看侦探动漫练出的严谨逻辑顺势推理出了家里可能根本没有人会管他,接着再从问“牧叔叔呢”时他敷衍的回答里发现了这个惊天大秘密




“花梨,这件事别告诉妈妈,等下我带你去吃冰淇淋,好不好?”




“那你要早点把牧叔叔哄回来啊,妈妈迟早这样会发现的” 伊武努愣了愣,小姑娘香香软软的身子抱住他的手,仰着头看他,漂亮的简直不像话“牧叔叔跟我说过,他最喜欢你了,他不会骗我的,你快点去把他找回来,好不好?”




他也,最喜欢牧了,他从杀了他那一刻开始,就无比怀念那些他们一同度过的,趋于平淡的,甚至已经乏味的生活,他想起那个眼睛亮极了的漂亮小青年穿着一身红毛衣,抱着他,说爱他的样子,他想起那些好吃的料理,想起那个宽厚的肩膀,想起那些怀抱,那些嫌弃也掩盖不住笑意的表情,把伊武努那些意难平都变成了无所谓的过往,终于真真正正地成了人





他此时无比的怀念,从牧凌太家度过的第一个早晨起来时,他看见的那个在厨房忙碌的背影





那夜他们纠缠到深夜,起来早餐中餐并了一顿吃,不知道聊了什么,除了纠结自己居然是被上的那个以外,全程很愉快





他忽然也想到,那天的日向纪久一定也像他一样,小心翼翼地,把那些獠牙利爪都收起来,尽量无害温良地给对方一个笑容,像是初生的,尚在学习的孩童一般,动用已经僵硬的脸部肌肉,生涩地摆出一个笑容 他记得他那天笑得很夸张,上蹿下跳地夸着那个小青年做的东西很好吃




那天他们吃了什么




对了,还是咖喱饭



牧凌太以为他最爱吃的,千篇一律到让人厌烦的咖喱饭 他该死的开始想念的那碗咖喱饭



花梨仰着头,还在等他的答复“你去把牧叔叔哄回来,好不好?”



他当时说了什么来着?


对了,他说了,我尽力

评论(31)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