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6(牧春/日向伊武)

差不多这周开始就要停更了,接着又要开始在两周内自学整个学期课程,就。。。。轻点打吧

因为太过慌乱,日向纪久的手磕到了车门上,在皮肉相撞时之间还发出了极细微的一声金属与塑料刮擦的声音 伊武努撑起半个身子看他,日向纪久的婚戒还圈在左手无名指上,铂金的素戒,什么花样都没有,内圈刻着H,春田创一的罗马音首字大写,自己的那个内圈刻着M,和他正好一对

伊武努和日向纪久不差钱,可春田创一和牧凌太只是小职员和没什么油水可捞的司法代书人,婚戒是他们一起买的,他们刚在荒井铁平的店里吃了新出的菜品,路过的首饰店那天正好换了春田当时最爱的巨ru女优代言的海报,路过他喜欢那家店时春田创一看着海报上设计精美的项链——不远处深邃的ru沟,眼睛都快要粘上去了



牧凌太站在他身边嫌弃了他几句,不知想到了什么,一下就把他拉进了店里,或许是某些职业病所致,两个人非常一致地选择了最简单的素戒,买完回去牧凌太就在卧室补了一个求婚


他们那天激动坏了,抱在一起吻的时候舌尖尝到的都是泪水的咸味,他记得那天自己被彻底地打开,各种意义上的,打开在牧凌太面前,他们拥抱着,固执地用最传统的,面对面的姿势动作,很认真地看着对方,像是要记住什么,企图证明自己还能爱,也企图证明自己正在被爱着,他看着那个青年的脸,看着那双眼,看着他白皙的肌肤,看着他因为动作而沁出的汗珠,他好看的身体线条,他天赋异禀的x,他努力地看着那个人,吻着那个人,在那双眼睛里被送上了一次又一次的高潮



他们那天拥抱了很多次,亲吻了很多次,像是想要把那些不平不忿都通过这种的爱抚消除,一身的毒,一身的脏都被舔舐干净,他后来才知道,这是大病已久,终被治愈时的喜悦,终于完整,终于被爱,终于不再世间独行,终于有人陪伴,于是他抓住牧的手指,在无名指上吻了又吻,戒指的触感冰凉顺滑,他像是上了瘾,甚至伸出舌尖去舔,引得身上那人被激得更为情动


后来呢?


他都忘了那个戒指带了多久,就像他都忘了牧凌太他到底爱了多久,日向纪久像撞鬼了似的看着自己,他忽然想到,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溶于血液,深可刻骨,却无色无味无知无觉,不似du品销魂蚀骨,却在戒断时扒皮蚀骨,痛不欲生,无药可医。他在那一刻才发现,在春田创一面前成为牧凌太,已经成为了日向纪久的习惯,就像伊武努会用最无害的模样抱着人撒娇一般,习惯袒露了肚皮的两只猛兽竟连最基本的捕猎方式都不甚熟悉,伊武努看着那只戒指,忽然笑了起来



日向纪久愣着看他,顺着那视线发现了手上的戒指,反应过来就立刻把它拿下,他从带上的那一刻就没有拿下过,慌乱之间竟怎么都拿不下来,大力带着戒指刮擦指骨,疼得让人发慌,有什么东西和戒指一起被连根拔起,却又好像有什么在拼命抗拒着这一切,日向纪久终于完成了这个复杂的工程,立刻开门下车,左京惊恐万分地看着因为刚才的缠斗而衣衫不整慌忙下车的老大,脱口而出道:“这么快?”



日向纪久本就心情极差,被这么一说,冲到人面前就是一顿猛削,反而更像是某种形式的欲盖弥彰,左京捂着被打的脑袋,和弟弟交换了个富有深度的眼神,都觉得应该是发现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伊武努在车后座里摸索了很久,找到了那枚被丢下的戒指,和他左手无名指上带着的,正好一对,他把那枚戒指握在掌心,接着就看见日向纪久冲过来打开车门,把他提着领子拎起来,拉出车外“带上那些东西,赶快滚”


与那句话一起说的,是被他提起的男人说出的那句:“请回来吧”

评论(28)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