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8(牧春/日向伊武)

(有些面试官表面上看起来一本正经严肃无比,其实脑子里都是脆皮鸭系列



他从单调却又如影随行的梦中挣扎着醒来,确定母亲的尸体,父亲的毒打,姐姐的痛哭没有再继续纠缠着自己了,才终于回归人间



床头的闹钟闪着幽幽的微光,他抬眼看去,三点四十九,今天是周六,作为春田创一和伊武努都没什么事,可以晚起些,他摸出了床头柜里的安眠药,惊奇的发现居然刚才吃的已经是最后一颗了




夜幕和梦境的主色调大致相同,黑得乏味透顶,街道上偶有的路过的车灯光像流星一样划过他的天花板,接着再从窗口的尽头消失殆尽,留下一室凄清




连光都懒得理他



伊武努叹了口气,靠在床边揉了揉太阳穴,接着下床去客厅里找到了当时随手乱丢的烟



这个过程其实花了他不少时间,首先要开灯让眼睛适应突如其来的光明,接着还要在家政阿姨来之前的家里翻开自己乱扔的东西,按记忆找到那包他才抽了一半就被姐姐发现的烟,打火机被扔在不远的地上,他很顺利地打着了火,火苗舔舐着他指尖的烟,打火机伴随着他的动作发出了一声清脆而又美妙的声音,好歹让这个屋子发出了些不属于这个人的响动



就他一个人住,自然不用担心什么,肆无忌惮地抽烟,肆无忌惮地喝酒,重归一线,想怎么横行都没有人管,不怕伤不怕死,便可以接以前不碰的高难度任务,定期请家政阿姨,也不用担心深浅颜色衣服一起洗被骂得狗血喷头,久而久之,倒也舒坦




他从来都知道,世界上,没有谁是离了特定的一个人便活不下去的,他失去了母亲,从未得到过父亲,见过生死,更见过生死面前最脏也最干净的人性,只有到这时你才知道生而平等,死亡面前谁都没有什么不同,什么都是公平的,什么都是不公的,他曾以为自己总算半生坎坷,上苍于是终于愿意送给他一个曾经想都不敢想的礼物,可又如何?



多么讽刺,就算你得到了,你也终将失去,谁都怨不了,谁也怪不得,日向纪久扯着嘴角给了他那个鲜血淋漓的笑,接着开着车扬长而去,那个人什么都没留下,除了那夜打斗时在手上留下的那排牙印和他颈间挂着的那对戒指,别无他物





牧凌太就这样死了,春田创一作为他的陪葬品,就这样和那排牙印和戒指一同埋葬在这个名叫伊武努的枯坟里,他忽然想到前几日做体检时的脑部扫描,五十铃被他的85岁大脑年龄吓得一震的表情,忽然有些想笑





他把那半包烟抽光了才熬来了黎明,日光大好,他终于可以睡个回笼觉,于是他爬上床,给五十铃发了短信让他记得拿些处方药来



家政阿姨下午来,他还有一上午的时间补眠



反正没人管他


————————————————————



日向纪久对聚会倒是不反感,有人和他喝酒,有人在讲着大声的低俗笑话,他看着请来的脱衣舞女,以及那些眼睛都离不开她们的男人,享受着热烈的笑声和胜利的欢悦




他们刚结束了一场火并,大获全胜,战斗刚结束的血还是热的,笑声是畅快的,有人哼着跑调的歌,难听得他都想打人,但好在他忍住了,只是挠了挠耳朵,换了个安静的地方待着





他不是喜欢热闹的人,却天生待在热闹之中,那些欢呼,那些骚乱,那些鲜血,那些打斗与混乱,那些不死不休的仇恨,他在哪里,风浪与热闹都在哪里




隐退二线只偶尔出来解决问题的日向纪久时隔七年重出江湖了以后,什么都没有变过,该如何就如何,甚至变本加厉地嚣张跋扈,无人敢惹



听说过达摩老大真实的取向后也有些自荐枕席的,日向纪久没什么洁癖,从前看着不碍眼的也都乐意接受了,后来结婚了没再碰,离了春田创一恢复单身以后,也试了几次,都不对味,比他身材好的太壮,没什么柔韧性,一群小鸭子上了床叫得比女人还腻,扭得像条蛇似的,春田创一叫起来也甜腻,却没这么让人感到乏味




去你妈的春田创一



日向纪久愣了愣,又追加了一句,去你妈的伊武努



他于是觉得外面的空气有些冷得过分了,随即又踱进那片无边无际的热闹浪潮中,举杯共饮,庆祝那令人激动的胜利



他本就永远身处热闹之中


哪怕再冷寂,达摩一家的日向纪久都有着抹不去的光 多好



他拿开手机,看了看日历,忽然发现那日子有些眼熟




那是春田创一和牧凌太的八周年结婚纪念日

评论(32)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