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11(牧春/日向伊武)

瑞典!!!o你妈蛇皮鸡儿棒棒锤的k!!!!!!!!! 摸到睡为止。。。写到哪里算哪里了

他们的口中都有残存的酒味,很淡,却已经足以让人醉了,伊武努很快就挣扎着推开他,有些结巴地擦了擦嘴:“别在这里。”

日向纪久笑了笑,就往达摩的方向走“那走吧”

他落后了日向纪久一步,随着那件艳红的法披,走进他想过很多遍却没有踏足的地方

他们的狂欢刚结束,还有没走光的人,伊武努迎上那一道道调笑的,好奇的,甚至有些轻蔑的目光,日向纪久所过之处,人群自动站成两排,伊武努跟在他身后,亦同样接受了这样的注目礼,日向纪久故意放慢了步子,与他并肩,不动声色地展示着什么,身边的男人挺得极直,步履坚定从容,他很少看见真正的伊武努,于千万人之中坦然经过,受那些膜拜,恐惧,不屑,好奇,桀骜不驯,高傲无比。

那张脸没什么表情,却自带了一股高傲的轻蔑,仿佛接受检阅一般走在他身边。 他们并肩走过那道不算长的路,却像是走过了一生,春田创一与牧凌太的婚礼上,他们走过了不长的礼堂,满心欢愉地以为自己终于能在地狱得到救赎,对方是世界给他们最好的礼物,那些深埋血液的黑暗肮脏都被洗涤干净,他们不是教徒,不信天不信神,却在那天比任何人都虔诚地祈祷与感谢,感谢来自对方的爱与第二次生命,祈祷着这场梦境般的现实永远不要醒

他们穿着纯白的礼服,干净得一尘不染,他们吻着这样的天使,抱着这样的天使,被爱护,被救赎,被世人所容, 日向纪久与伊武努的这段共进的路,没了伪装,没了忌讳,却更为真实,交换着那些隐秘而又阴暗的过去,共享着那些未来,他们都知道,无论天堂地狱,身边的人都能与他共度。

伊武努听说分开的那一年里sword街区与九龙有一场生死决斗,他那阵子不怎么睡得好,总是失眠,吃药也不见得有多少成效,带着他自己开枪的那些死法循环放在眼前,总让人夜半惊醒,汗湿睡衣,毫无办法

日向纪久听说伊武努曾经差点在一次任务里折了时,也没睡好,那时他的消息不算灵通,知道的时候人已经从鬼门关里救回来了,他想了想,这人属猫的,死不了就是死不了,何必去看

他们终于找回了彼此,更加完整,更加鲜活,他们没有牵手,没有拥抱,没有身体接触,却让日向纪久和伊武努更为天衣无缝地黏合匹配在一起

他们从来天生一对

日向纪久领他穿过人群,进了房间,就把他按在榻榻米上咬,伊武努起初没有反抗,一边回吻,一只手顺着那人的衣服下摆就往腰线上摸,忽的一下反向发力,把他按在身下,扯开身下人的衣服,一道极长的刀疤从左肋盘桓至腹部,日向纪久倒在榻榻米上扯着嘴角笑,反问道:“这么主动?” 伊武努没有理他,一时疼得满眼泪花,于是俯下身去亲吻那道伤疤,从胸口开始,一直向下日,向纪久起初没有动,等他吻到腰侧了,才勾着下巴把人又拉上来,半是不耐烦,半是泪地问“你怎么这么没用?”

是啊,我在你面前,永远这么没用

评论(50)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