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正文完)(牧春/日向伊武)

伊武努发了狠,把那只手打掉,把身下人的衣服扒了个干净,连欲念都谈不上,他吻着那人手臂上留下的弹痕,日向纪久由着他吻,揉着伊武努毛茸茸的脑袋,笑着说,“皮肉伤罢了,动手的那个更惨”

伊武努抱着他,靠在他怀里,其实他还比日向纪久高些,但这样也毫无意义,他像一只受伤了的幼犬,狠狠地咬在了那人赤裸的肩头,日向纪久倒吸了一口凉气,还是没有动,躺倒在榻榻米上,他应该也出了血,不过只觉得畅快,疼痛和血液让他清醒,让他兴奋,让他该死地快乐,他于是张嘴把那张还带着自己血液的嘴咬住,又随即伸出舌尖,勾缠吮吻,拥抱,像是真正的情人间一般缠绵缱绻,像他们曾经拥有过的千万个情人间的,伴侣之间的吻一样



伊武努脸上的口红印昭示着他曾经被人吻过,他嫉妒地饥渴着,像是要把那个人就这样按在怀里,伊武努撑着手肘回吻他,吻到累了,才把自己的手臂放在他眼前,一年以前那场厮打日向纪久在他身上留下的牙印与一年后他肩上的牙印惊人的相似,日向纪久躺在他身下,笑着再次按下他的后颈,继续接吻


他们按那些深入骨髓的,排练过许多次的方式接吻,那点血腥味早就被吮吸干净,只剩下刻骨的熟悉



他们拼尽全力地拥抱,把快要失去对方的那一年以这样用力的方式抓紧,填满他们空洞的心脏



他们用尽全力的做爱,进入与被进入,拥抱着,爱着,他们那天一定非常惨不忍睹,他们做到精疲力尽了,才靠在对方怀里,继续交换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日向纪久从房里抽了纸巾,皱着眉想把那人脸上的口红印擦掉,结果这不知道哪来的化妆品神奇至极地依旧顽强地粘在伊武努脸上


伊武努想了想,还是跟他说,“我真的没和她做什么,洋子小姐刚和她的男朋友分手,很伤心,她想,但是我。。。我。。。我。。。我就送她回家了。”


日向纪久愣了愣,倒觉得这口红居然有几分顺眼


“我没想过我有一天会这样”

“嗯?”

“我爱你” 伊武努挠着脑袋,像是说出这句话废了他多大的力气,“我没有想过我会有一天结婚,我也没有想过我会有一天喜欢上一个人,我在你以前甚至没有想过我会这样”他愣了愣,扯过那只在自己胸腹流连的咸猪手,十指相扣,放在胸前,“我们结婚的时候,我想过,无论如何,都一定要和你好好的。”


“我是不是做的很糟糕?” 日向纪久懒洋洋地抱着他,像极了一只餍足的兽,说“嗯,很差,没见过比你更糟糕的了”



伊武努向后就给了那人一肘子,日向纪久接下了,满是嫌弃地说,“现在更糟了”


伊武努笑了,也没接话,伸手把脖子上的对戒扯下来,拉过日向纪久的手,重新把那枚在内圈印有H的婚戒套进日向纪久的左手无名指 “好难看。”



他把日向纪久手上那一串花花绿绿的戒指全都撸了下来,他喜欢阿牧的手,十指修长白净,骨节分明,像是艺术品一般完美,那双手做家务的时候很是灵巧,做饭的时候倒像是在展示艺术,他也被那双手送进数不清的汹涌情潮,也在那双手下被安抚,日向纪久由着他把那些戒指扔掉,只留下那个圈着他手指七年的小素戒,接着接过春田创一的婚戒,把那个人套住,两只手扣住对方,金属冰凉的触感被体温暖热 “我有一个问题”


“你怎么这么烦”

“我以后,叫你什么啊?”

“嗯?”


“还叫阿牧吗?”


日向纪久笑出了声,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这样笑过了,他于是笑着把那个人抱得更紧了,“随你。”


“纪久?”

“嗯”

“纪久”

“你很烦”

“纪久”

“纪久”

“纪久”

他叫了几声,那个男人还是没有回应,只是更紧地抱住了他“算了,还是阿牧顺口”


暗夜里的男人有一双亮极了的眼睛,“阿牧是只有我一个人的”

————————————————

春田创一请了假,正好哑着的嗓子和刚醒没什么力气的声音更让他的下属坚信不疑,伊武努从日向纪久的衣橱里找了件大码的卫衣套上,在浴室花了很久才把脸上那些要命的印子弄掉

昨天虽然日向纪久没说在意,但是这人显然看着那些印子就更加粗鲁地折腾自己,他磨蹭久了,日向纪久干脆也直接推门而入,从背后抱住正在洗手台前的爱人 他从镜子里看了那人一眼,日向纪久还是没睡醒样子,头发更乱了,斜斜地一眼看着镜子,下巴靠在他肩上,腰上搭着的咸猪手放肆得可怕,“我刚跟他们说了,早餐等下就送过来”

“嗯” 他转过身去,面对面抱住身后那个人,“我想吃你做的”

“在这里不下厨,等下去你那里”

“哎?我那里?”

“是不是又搞得一团糟”

“我哪有!”伊武努像只被踩住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日向纪久没有理睬他,往后退一步,又用牧凌太惯用的嫌弃语调冷笑道,“随便一说就中,你还真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

“我有时候也会请家政阿姨的!真的不乱的!”他反驳的话说的越来越轻,直至最后几乎根本出不了声


日向纪久站在他不远处,只是笑,接着有人敲门,日向纪久一把就把人退出浴室,“我要用,你去跟他说”

“哎?”

日向纪久靠在门边笑了,“你迟早要见的”

秋多书组的银徽章伊武努调整了状态,推开了房门

他们得到的爱太少了,所以害怕,所以笨拙,渴望又无力,好在上苍垂怜,给了他们一个爱人,让他完整让他被爱

多不幸,又多幸运

他打开房门,看着那些探究的眼,想到,这是日向纪久和伊武努度过的第一个早晨

和牧凌太与春田创一的暮暮朝朝全然不同,却又那么相似

所谓幸福,到底不过求仁得仁

【完】

这辈子都读不出书了系列
电路原理学得脑壳疼,说了断更一周还是没忍住摸了个鱼
非常感谢各位一路下来的陪伴,时间问题,不一一道谢,谢谢各位对我的包容,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也是两个很好的人,笔力不足,无法写出他们的万分之一的好
期末以后会有些番外,笔力有限,正文再不完结便显冗长
感谢他们让我做了这样一个好的梦,这样好的爱情,这样好的人,以及遇见了这么好的你们
再次

评论(39)

热度(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