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白鹿(中岛小牧/牧春衍生)

小牧干久醒过来的时候,那个救他一命的高阶向导正在他边上看书,他醒来的那一刻两个人的精神链接稳定地达成,他于是感受到了那个青年坐着的姿势其实有些不舒服,小牧干久自己也不自觉地抬了抬腿,那个人有些局促地看向他,无措地眨着眼,像是国中时期班上最多的书呆子,挠着那一头乱发,对他说“小牧先生,你醒了啊”

这是在图书馆专门给哨兵配备的禁闭室,小牧干久先前近乎崩溃的精神力就是在这里被这位向导安抚下去。哨兵身体素质极高,精神力极强但不稳定,如果长期没有找到合适的配对向导,年纪越大极为危险,小牧干久初入图书队时和堂上笃同期,一对关系亲密的高级哨兵和拥有哨兵素质的高阶向导,所有人都认为他们能结合成功,然而两个人就是无法彻底结合,尝试了几次以后只能作罢,到最后反而堂上教官被心心念念追逐他而来的里笠原郁吃得毫无办法,他一条大龄单身狗只能继续做着孤独风中一匹狼



在禁闭室他无法探知外界的情况,眼前的向导比他年轻,皮肤很白,像他起初做的那个梦一般,顶着一头有些乱的发,带一副有些像哈利波特的细框黑眼镜,五官精致漂亮,一双大眼睛有些局促地看着自己,犹豫了一下以后说,“您好,我叫中岛保。”


小牧干久的头还有些疼,于是没有起身,伸出手给了那人一个微笑,“小牧干久,多谢”

这个向导的手很是漂亮,十指修长白皙,骨节分明线条流畅,握住他的时候他只能感到那人长期握笔而产生的薄茧,标准的书生手,和自己满是粗茧的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禁闭室没有窗户,只有一张双人床和一套桌椅,配备一个独立卫生间,图书对临时给中岛保搭了一个简易行军床,小牧干久看见桌上放着《犯罪心理学》,立刻撑着身子起来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自从平成元年文化传媒管制法颁布以后,就明确规定了这类书籍早该被管制,中岛保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从胸前摸出一张名片递给他,“我是心理医生,只是合法的专业书籍查询学习,没有别的意思,那天小牧先生受伤的时候我正好就是来图书馆里借这本书”那人愣了愣,接着又挠着脑袋露出了一个羞涩至极的笑,有些尴尬地补充了一句,“其实也不是心理医生啦,我现在还在实习”

平成元年颁布了文化传媒管制法以后,以销毁有害书籍为主的审查队和以保护为首要任务的图书队时常发生武装冲突,两边都在尽力从地方招取哨兵向导,或者有特殊技能的平常人,眼前的高阶向导能把几近死亡的的他以一己之力安抚下来,不在图书队也不属于审查队,在家小小的心理诊所做医生,实在让人费解 “那个,我觉醒得很晚,一直到前段时间才有动向,而且最近工作很忙,所以也没有找塔”

小牧干久作为哨兵超强的身体素质和战斗直觉没有察觉到这个人说的任何问题,但是自己危急的时候那个人给他铺开的精神图景,修复的那些神经节点,简直完美到根本不像新手所为,他于是调动精神力去探查,谁知道他的头又立刻疼得厉害

中岛保于是很容易地反向侵入了小牧干久的精神,安抚他,同时感到了那人的疑惑,小牧干久恍惚间好像看到那个青年扯过嘴角露出一个微不可闻的笑,待到疼痛消失了,他才感受到中岛保气息浅淡的向导素像潮水一样包裹着他,就像那梦境里的白蟒缠绕住了他,不让人有反抗的余地,安静却致命


床上的哨兵于是不自觉地往身后瑟缩了一下,中岛保没有在意,只是继续挠着脑袋说“那个,小牧先生,你愿意和我结合吗?”

一个高阶向导可以配合多哨兵作战,视野感官信息共享,一个高级哨兵可以在不同时期配合不同向导作战,但只能结合一个,一旦结合,生死相随,一方死去另一方便不能独活,长期的精神链接一旦锁定,只能至死方休

小牧干久不是没有想过找个向导结合,但是一直苦于没有合适的,他与中岛保第一次见面,就能互相窥见对方的精神体,白蟒与驯鹿的相容性意外的合拍,想来他醒来还没有人过来探病的原因也来源于此

他终于意识到为何身下放着的,是一张双人床

评论(14)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