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白鹿2(中岛小牧/牧春衍生)

作为长期战斗在一线的哨兵,小牧干久对危险的直觉判断向来准得可怕,那个向导想来也感受到了他的戒备,挠着头笑得有些尴尬“那个,小牧先生,我知道,好像一见面就说这个的确有些奇怪,但是,你也知道的,如果你再没有和合适的向导结合,你会”


他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只是看着小牧干久,中岛保的眼睛很大,几乎和他那副窄细的小圆眼镜一样大,看向他的时候,有些闪烁但是却充满担忧地看着他,耳根子红得发烫,局促不安的样子差点让小牧干久以为自己是被人正在告白 “那,如果小牧先生你不愿意的话,我。。。我也可以回去”



太无辜了,太漂亮了,甚至都让人舍不得怀疑



小牧干久后来每一次回忆他第一次在现实中见到中岛保的那一天,哪怕再厌恶后怕,都对那个在他面前脸红到耳根子的,手足无措的小青年恨不起来,小牧干久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只说,“那能先麻烦中岛先生叫一下堂上吧,我要和他谈一下”




“是啊,你不应该这么快相信我”中岛保有些自嘲地笑了,立刻走开,打开房门,和外面的人说了几句,堂上笃没多久就进来了,首先就检查了他的身体,确定没问题以后,感叹了一句“中岛先生虽然觉醒得晚,但是天赋真的是难得”




“我就这样和一个普通身份的向导结合,会不会对队里产生影响?”



“如果你们能够成功结合的话,中岛先生会以队医的身份留在队里,战斗课程也会对他开放,毕竟这样的高阶向导,还是要留下来比较好,队里也查过他了,身份背景都没问题。”




他还有些疑惑,然则堂上笃话少事多,只说了几句就匆匆离开,中岛保和堂上笃谈了几句,也就进了屋子,端着一盘食物进来,“小牧先生,你也睡了一天多了,醒来要不要洗漱一下,吃点东西,我都是从食堂拿的,柴崎小姐说你平时喜欢吃这些”





“那谢谢你了”小牧干久简单应了几句,便进了浴室



————————————————————————————



年轻的向导在房内,很轻松地和浴室里的哨兵连接起了他自己都没发现的精神链接,看他所见,感他所感。 他的哨兵正在镜前发呆,那双视力极好的眼睛此刻带着中岛保看向镜中的那个人




小牧干久第一眼看过去时不算惊艳,但细品之下会发现其实生得很是好看,眉眼清俊,轮廓爽利,此刻正脱了上衣在看自己肩上那一处刀伤,因为常年的锻炼与战斗,全身肌肉线条流畅,有几道弹孔刀疤却也并不让人厌恶,倒像是某种形式的授勋徽章,平增几分狰狞的美感,他确定伤口已经结痂可以清洗身体了以后就走进浴室,向导暂时收回了自己的精神力,在他的笔记本上不知记了些什么


他第一次见到小牧干久实际上是在几个月前的一个咖啡馆里,高阶哨兵很少见,和普通人谈恋爱的更是少见,对象还是个岁数不大的哑女,更是让人想不记住都难





他们在提分手,男人只死死地说着爱上了别的人,姑娘一双大眼弦然欲泣,拼命地在手机上打着字,男人只扫了一眼,冷静到残忍地说,“对不起,我对你,只是兄妹之情”一副渣男做派,那哨兵的放在桌下的手紧握着一串钥匙,进行着隐秘的某种自虐行为,哑女哭得抽噎起来,那只放在桌下的手看来是想要去抱住她,最后到底还是忍住了,只把手上那串钥匙还给她,头也不回地走了




他快要死了,中岛保从他连自己的探查都没发现出可以窥见,大龄的未配对哨兵,离崩溃只有一线之隔的岌岌可危的精神力,他看着咖啡屋内那个哭成泪人姑娘,理了理衣服走过去,递出了一张纸巾



————————————————————————


小牧干久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中岛保已经出去了,他吃完放在桌上的早餐时那人又掐着点回来,手上带了另外一本犯罪心理相关的书籍,中岛保挠了挠头,有些羞涩地笑着说“那个,仁科先生说了,如果我能和你结合进入图书队,那以后我可以随意借阅图书馆里的任何书,我就是。。想看看”




小牧干久站起来,握住了他的手,“那,以后请多指教”




“还有,那个,因为小牧先生你的身体状况和精神情绪都不是很稳定,所以我可能要给你做一个深入的稳定链接”




“那请吧”


中岛保有些难为情地说,“可是,因为小牧先生你的情况,可能”他的耳根子更红了,“我们应该要做身体和精神的双重链接,才能” 中岛保的话没有说全,这下却是轮到小牧干久也一起彻彻底底地脸红了

评论(11)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