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日向伊武拉郎3(牧春衍生/日向伊武)

旧坑重填,发出考完的土拨鼠尖叫

日向纪久不怎么喜欢伊武努,只是,偶尔中的偶尔,会极其短暂地想起他,严格来说他们没有分手,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告别,日向纪久现在想起来还只能记得那是一个早晨,是他先从一片狼藉中醒来,那个趴着睡男人是被他晨起穿衣的动静吵醒的,皱着眉问他现在几点,“七点十八”

他现在还记得那个时间,没有偏差,日向纪久的记忆力不算特别好,却也总没事想起这个时间点,假装那好像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他对那个人说,“我可能要出去一趟” 伊武努清醒过来,好像想说什么,最后就说了句,“嗯,知道了”那个人接着张了张嘴,最后想了半天又吐了一句,“活着回来”

日向纪久要弯腰从地上捡起了他的衣服扔到床上,笑着对他说,“可别太想我”,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后面怎么了? 战场上生死一线,sword和九龙对抗,只得惨胜,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月,没有封锁消息,伊武努没来,也没有任何消息,他不顾医嘱提前出了院,重新回达摩整顿打理,忙忙碌碌了又许久,却也没想给那个人发消息,只是在某一天闲谈的时候,有人问他,“好久没看见伊武努大哥了,老大你知道他最近在干嘛吗?”

他不动声色地举起酒杯闷了一口烈酒,砸着嘴满不在乎地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不如那你去问问他?”

伊武努消失这件事道上传得沸沸扬扬,什么版本都有,有人说他被仇家寻仇,杀了他藏起来的小女友,于是情圣伊武心痛欲绝,金盆洗手,日向纪久想了想,笑得肚子都疼了,有人说,伊武努被人杀了,一枪爆头,尸体沉江,他认识的秋多书组几个管事的都对此讳莫如深,日向不是八卦的人,便没多问,总觉得既然死了,也没必要知道在哪里,如果活着

如果活着

日向纪久爱折腾爱打架,他的东西从来没有什么寿命长的,唯独一只破手机放了五六年,接到推销电话就恨不得砸手机,却最后也只是默默地把他放下

他从不认为自己喜欢谁,也从不认为自己和伊武努有什么特别,他没有问那个人是不是死了,其实知道死了也还好,至少也不用心烦,也可以把他极少数做过的那些梦归为诡异的灵异事件,证明其实自己从来没有想过他,只是被莫名的幽灵纠缠 ,如果活着,也没什么

他们本来就什么关系也不是,也没那个必要道别,也不需要报平安,那太黏糊了,就好像一对爱侣一样纠缠

其实伊武努从来没有纠缠过他,伊武努不会纠缠任何人,至少在感情上,他也不会纠缠伊武努,他也不会纠缠任何人,也是在感情上

他们只是偶尔喝酒谈天做爱的关系,他们甚至都不能被称为一个好的床伴,即便肢体纠缠也总带着互相征服的暴力,疼痛与快乐永远相伴,他用力地想要弄疼那只身下獠牙尖锐的,眼神犀利高贵的兽,却也只能听见那个人沉重的喘息,从不求饶,真的被弄疼了就掐着他的喉咙,咬着他的身体,抓着他的背给予他相应的疼痛

日向纪久总想征服他,却也知道自己永远无法征服他,而且一旦被征服,伊武努也就不是伊武努了,他或许可以轻蔑地踹走一个被自己征服的人,嘲笑他,然后忘得一干二净,可伊武努就是伊武努 他记忆里总会有这个不多话的,戾气很重的,打架拼命毒辣,漠视一切的伊武努,不是父母兄弟,不是亲朋爱人,总觉得这人聪明得很,狡猾得很,什么位置都不要,什么位置都不占,只能让自己生生开辟一个位置用来放他

他把秋多书组的银徽章伊武努放得很好,久到蒙尘了,也不想把那些记忆拿出来多看看,以至于现在面前这个人,他根本认不出来

伊武努的眼睛是很少笑的,一定是那副傻不拉几的眼镜让自己产生了这样的错觉,那个小姑娘在叫他爸爸,也一定是他的错觉,有人到了身边,他才能察觉,如果日向纪久手上带着武器,那个人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没用极了

开着这样软弱的车,打着领带提着公文包,一副他一手就能捏死的模样,伊武努把那怂样收回去,冷着脸对他说,“我要上班,快迟到了” 日向纪久也不急,慢吞吞地问他,“那个小鬼叫你爸爸?”

伊武努终于有了点神采“你敢”

他终于觉得那个人鲜活起来,哪怕那眼神冷厉得刺骨,日向纪久笑着想道,从前那个人总说要杀了他,却第一次露出了这样像样的眼神

“你看我敢不敢”他听见自己说道

这才对,这才是他们,日向纪久有些绝望地想到

评论(14)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