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七年 番外1(牧春/日向伊武)

伊武努跪在他们新买的大浴缸里,跨坐在日向纪久身上,手上的刀片好歹让那个人老实了些,日向纪久像是一个圣诞老人一样,泡沫糊了他半张脸,头靠在浴缸的边缘,不怎么乖顺,伊武努被腰上作乱的那双咸猪手撩得拿刀的手微微颤抖,干脆放下刀,严正警告他不要做乱


“不过话说,你不是最讨厌留胡子的吗?”



“他们说留一点会挺好,你很烦哎”日向纪久又死性不改地摸上了爱人的腰,他说话的时候刀片差点刮进肉里,伊武努锤了他一拳,“老实点”



“是你先问我问题的,还不让我回答?”




日向纪久难得地听话闭了嘴,一双眼睛止不住地笑,当泡沫带着那些他看着就烦的胡子都被刮走的时候,伊武努才觉得这人有了点顺眼,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因为刚洗完,湿哒哒地搭在额前,他的牧凌太终于回来了,于是他满意地俯下身去亲吻那双好看的眼睛



牧凌太的眼睛



他看着那双眼睛,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话说,阿牧,你之前和我说过的,你小时候的事,是真的吗”



“可能吧”靠在浴缸上的男人渐渐敛了笑,反问了一句,“你呢”



伊武努把那点笑容也收了回去“谁知道呢”


————————————————————————



“阿牧,你小时候是怎么样的啊?” 拿着一盒肉的男人在柜台前看着一对抱孩子的夫妇,忽然问道 “就是普通小孩的样子,能有什么样”



“不一样的”



在他旁边的漂亮青年想了想,指着那个孩子说,“我在他这么大的时候,好像特别喜欢吃糖,我爸爸的。。。朋友就特别喜欢用糖哄我,给我一颗糖我就能安分很久”



春田创一顺手从货架里拿了一盒橘子果冻,眼睛亮亮地看着他,“我感觉,你小的时候一定也很好看” 牧凌太笑了笑,不置可否地继续往下讲 “再大一点我就上学了,没什么好说的”



“哎,一定有的,比如有什么校园恋情啦,和老师的关系啦” 日向纪久想起那些厮打,那些复仇,那些尸体,挠着头,说“我就是普通学生吧,你有的那些我也都经历过,至于校园恋情嘛,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国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不喜欢女生了,一直到。。。大学了才有”




“那。。。你打过架吗?以前的时候”



“拜托,哪有男人不打架的”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其实打架可厉害了”



这的确不算撒谎



春田创一嘿嘿地笑了,“其实我打架也挺厉害的”,他接着把橘子果冻放进购物车,做了个拳击手的准备姿势向爱人挥拳“要和我比划比划吗”



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学生从他们身边走过,牧凌太指了指她,问道,“那你呢,你在像她这么大的时候,在干嘛?”




伊武努愣了愣,“一定要说的话,我那时候很喜欢吃蛋糕,姐姐就偷偷从外面拿了蛋糕回来给我吃,谁知道被父亲发现了,他不喜欢我吃蛋糕,就对我发了一通脾气”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可能是觉得甜食伤牙这类吧”



牧凌太被他一提醒,倒是想起家里的牙膏快用完了,转向了另外一个货架的方向,“我那时候,倒是不怎么喜欢我的数学老师”他想了想,撇着嘴,掐尖声音地模仿了一个老太太的模样,对他说“这题怎么还不会?"




春田创一笑得不行,惹得经过的客人给了他一个奇怪的眼神,两个人咳了一声变得正常起来,顺便绞尽脑汁想着自己阴暗无趣的童年里曾经有过的,属于普通孩子一般的东西



于是他们比了一路的奇葩老师,有趣同学,所见过的无聊却有趣至极的东西,编造着几乎都能乱真的梦,仿佛春田创一和牧凌太真实存在过,像千万个被爱着的孩子一般长大,没有灾祸,没有那些鲜血,毒打与报仇,只是两个本就应该存在的两个人



他们拥着对方,仿佛拥着年少时最纯真的梦,求得发苦发疼都无法触碰,等得鲜血淋漓绝望透顶到根本不敢想,他们吻着对方,像漫漫荒漠迷途的旅人终见水源,连尽兴都带着怀疑,怕是海市蜃楼却仍然小心翼翼地前往 他们那样地爱着对方,甚至爱到发觉自己的那些意难平都可能只是一个不足道的梦境,相信春田创一和牧凌太真实存在,并且就在他们身体里,生活得那样好,爱得那样好,日向纪久和伊武努也并不是药石无医



伊武努那夜都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他梦见了真实存在的春田创一,与他一模一样的容貌,从小时候开始,笑着长大,一路上认识了可爱的青梅,很好的朋友,玩累了到家,家里有一个做好饭等他回家的母亲,他推开房门,跑去客厅和父亲撒娇要零用钱


那个梦没有继续下去


他是被人吻醒的


他的爱人吻去了他眼前的泪,问他"你怎么了?"


"我忘了"他抱着那个人,说"只记得是很好的梦"

评论(20)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