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认证李建军老婆

寒武纪年原耽文手:官官是条电子狗

四叔(朱允炆/朱棣)


具体内容明天给补上,苍天可鉴我其实是帝后原配bg粉,先放个预告,后面就都是肉了 @妄言_幻想  @闲敲棋子落灯花


朱允炆想了很久,也没有想出眼前的男人到底是谁。



他的四叔不应该是这样的。


朱允炆的小叔叔总是嫌弃他,在他幼时还算能够给他一个笑脸,等到他父亲去世了,便对自己没什么好脸色看,幸好他的小叔叔投身军旅,也没什么机会相见,不过是偶尔假期里见到那个男人从爷爷的书房走出时那张铁青的脸。


他的四叔朱棣,永远扬着那张不可一世的阴郁俊脸,复员以后古铜色的肌肤才被渐渐养成了小麦色,冷静高傲,果敢利落,对自己不屑有之,打压有之,却在自己动了合并各位叔叔帮派的那一刻,迅速的在马场被摔下马背,装成了精神恍惚的傻子。



真是一个过于恰好的时机。


朱允炆总是不愿意相信的,于是他没事总来探病,支开他的四婶以及一众医护人员,和他不可一世的,曾经说过无时无刻不鄙视着他的小叔叔说说话。




朱棣的主治医生姚广孝说,手术过后,他只有7 8岁孩子的神智,朱允炆看着趴在床头眨着一双大眼睛等着自己的小叔叔,对他露出了一个准备已久的微笑,说道:“乖。”



接着把手上削好的苹果送给那个人。


朱棣伸出两只手接过那只苹果,像一只仓鼠一样坐起来,双手抱着那只苹果,开始心满意足地啃起来,他的小叔叔生的很是英武,眉眼俊朗风流,笑起来的时候把朱允炆记忆力那点冷肃的不屑全都打消殆尽,只剩下那双眼睛里乌黑透亮的满满童真。


是了,童真。


他在最不可能见到童真的人眼底见到了满溢的天真,朱棣咬着苹果,有汁水溢出嘴角,立即被他探出粉色的舌尖舔干净,朱允炆从床头扯过纸巾,给他充满童真的小叔叔擦拭干净。




朱棣的五官原本丰润俊朗,若是养在寻常人家,倒应是一派公子风流,可经着那长年风吹日晒刀砍血拼,朱棣身上只留下了过于高傲的凌厉孤勇,让人只记得他那让人无法忘却的冷肃狠绝。



然则现在他隔着纸巾按上的嘴角是软的,被苹果汁浸染的嘴唇是嫣红的,反射着单人病房天花板上的灯光,晃得人头晕眼花,朱允炆看着那双一派天真的,带着笑的眼,忽然起了一个最肮脏的念头。


一个人到底能演到什么程度。



他抽出纸巾,直接按上了那瓣唇,沾着苹果汁与唾液,按得朱棣的下唇嫣红无比,配上那双无辜的眼睛,竟萌发出一种莫名的诱惑感。



他的私生子小叔叔能力胜于他朱允炆去世的父亲朱标,也胜于他,但爷爷就是只给了朱棣一块最吃力不讨好的地盘,让他自生自灭,除此之外,永远不得插手家族事务。


床边的青年低低唤了声“四叔”,游曳在男人唇边的手指却没停,顺着线条硬朗的下颌,划到那人修长温热的颈项,张开手,扼住他的颈动脉。



朱棣只感到眼前昏花,他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接着就在朱允炆没有看到的地方狠狠拧了一下自己,被扼住喉咙的男人挣扎不开,反倒像个孩童一样落下泪来,窒息让他整张脸涨红,张着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的小侄子很乐意地看到这样的反应,欣赏了一阵子便也放开了手。



朱棣伏在床上,像一只受伤了的兽蜷在角落,没有反抗,只用一双水润至极的眼睛瞪着朱允炆,没什么杀伤力,倒是像在撒娇一般,他素来冷漠高傲的四叔是虎,无人敢惹,无人敢动,有着军旅生涯带来的挺拔身躯,有着他爷爷一脉相承的心狠手辣,有着摸爬滚打一路上来的聪慧智谋,现在在他身边的男人是猫,披着虎的躯壳,却一切全无。



朱允炆凑到他身边去,附身将一只手撑在床头,把那个男人环在身下,感到一阵不自觉的细微肌肉收缩以后,面色如常地拿走了那个滚在床边蹭到他病号服的苹果。



“来,四叔,你的衣服被弄脏了,不如,我帮你脱了它?”



他身下的男人恍惚着一双还带着泪的眼,撒娇似的看着他,嘟着嘴说,“不要你脱。”


朱允炆慢慢地扼住了他刚放开的颈项,摩挲着那段跳动着的颈动脉,再次问道:“你想好了?不要我脱,那只有再来一次?”



朱棣呆了半天,才看着他,青年一双探究无比的眼睛盯着自己,他没有反抗,任由自己的病号服被解开,他的侄子把他的衣裳扒了,扔在一边,充满恶趣味地感叹了一句,“四叔,不错啊。”



他像是听不懂的样子欣然点了点头,就像是被人夸赞的孩子一样,扬起一张天真无比的脸,接着慢慢把身下的被子拉上来,“我冷。”




朱允炆是存了心要作弄他,干脆把被子再次掀开,探出指尖,顺着他胸肌中间的浅沟往下滑,在腹肌逗留,直至病号服棉质的松紧带裤腰处才停手,朱棣早年投身军旅,后来混黑,有的是一身漂亮身手,以及一身连男人看了都要嫉妒一番的精壮身板,朱允炆没有再动手,而是把他的被子还给了他,大步走出了病房。



姚广孝进入病房的时候朱棣刚穿好了衣裳,男人示意床底刚被人安了窃听器,主治医生安分地没有开口,只是递了病历本给他。



朱棣打开,姚广孝配合着用笔尖点了点病例上的一个“周”字。



他若不疯,怕是第一个该死的人。

朱棣看着垃圾桶里那个苹果,点了点头,暗自攥紧了拳。

评论(11)

热度(33)